级别: 初声乍地
UID: 278134
精华: 0
发帖: 15
威望: 0 点
无痕币: 46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6-12-06
最后登录: 2017-01-12

0 暮冬

冬踽踽的去,悄默,静的没有声息。直觉是彻骨的冰冷,除了浸浸的寒意,麻木冰冻的心什么也觉不出,只一味的贪睡,在厚重结实的棉絮的层层保护下木讷,在半梦半醒的沉浮里沾沾自喜,把过去都推翻。展眼冬天走到了尽头,日子不知不觉从我的枕边偷偷溜走,像告别时挥手的瞬间,凄惶而苍凉。就连现在的我依旧浑浑沌沌的过日子,向着倨傲冷漠的时钟唉声叹气,顾着已逝的旧日的善良空气自怨自艾。
                 
  可这冬到底来得好,来得悄默,来得没有声息,使我越发依恋这冬的味了。
                 
  雪是整个冬的点缀,好象没有雪,便是一潭死水,没了朝气蓬勃,没了鲜活,冬的荒凉和冬的迟暮的情调便不能十分体味的到底。也有那种阵雪,寥寥零零的,像残秋的叶窝在枝头招呀招,下不到十足,赏不透尝不尽似的,有莫名的遗憾在心头。
                 
  古来就有“瑞雪兆丰年”的说头,如此可见一斑了。偶然兴致起来,早早的燃了炉火,然后坐在暖炉旁隔窗细数着沉闷灰空下一朵一朵绽放的雪,看它们在生命最美丽的时刻挥霍,没有荒废。这种形状像花而且和花一样速朽的落尘,赶个大清早儿,推开窗子一看,已经铺了满地。茫茫苍苍的冰雪的世界,辨不出天和地,笼统的一片白,莹莹的把一切都拉进了灰拓拓的旧梦里。
                 
  在静静的铺雪的长街上,一排排白馒头似的矮房子,虽然有些守侯的茕独,却又是惺惺相惜的密切。笼了湿雾一样的毛毛的细雪,忽而有打着灯的车缓缓开过去,一抹红,一抹绿,在银色的波心里柔柔的晃荡着,前仆后继,荡出去就再也收不回了。晒在旷莽雪街里晴美的阳光,从荫翳翳的薄雾晰出来,滟滟的笑着,融成一串串的泪珠蔓延开来,渐渐的面目模糊了。
                 
  多事的北风兴兴头头的掀卷起成团的雪羽,遥遥望去好象从天底下牵出的荧荧的蚕的丝线,打了结儿,织出荒寒落寞的一张尘网,铺天盖地掩住了这个安然的城镇。灰灰的网,网住了灰灰的世界,整个世界好象盹着了,我仿佛聆听到大地的心跳声和无边病木残微的呼吸。网底下的每个人的脸都折磨成晦暗的铅灰,一点点落魄,一点点无措。
                 
  院外几株枯木的寒姿,怃然对着破败的残亘顾影自怜,凭吊着它们宿昔美好的过往,有一种柔和的揪心夹在里面,影子印在墙上也是丝丝缕缕,纠纠缠缠的华丽缘。遗在雪地上沉默的屐痕车迹,可以作为时光迁流的信物,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牵绊。
                 
  一到有雾的天气,像下了一层珠罗纱帐子,又像在白染缸里漂洗过了,眼前的一切越发觉得轻飘和空洞。四周浮起的团团的湿白的烟,隐隐现现,像淑媛飘举的衣带,看起来有一点悠闲,又有一点点隐逸,明眸善徕的她,摇摇的起了舞。印在天上惨淡的半个月亮像掏空了灵魂的壳子,是失去自由的身子,影影绰绰叫人提不起精神来的,惟有使振作的一两星衰弱的灯火煌煌的点着,是梦中人的泪眼,隔着纱障照过来,竟有些隔世的恍惚。
                 
  冬天的落木,结了霜,像披了一身银亮莹白的麾衣,是难得的景致。有时在树下待得久了,人都有些冻结了似的,冷不防轻风簌簌的一阵摇颤,悠然兜头洒下一粒粒的冰锞子,像一天的繁星,到处乱飞乱撞,纷纷扬扬地发出细细的声音,粘在脸上手心上棉衣上,溶溶脉脉晕出一片冰凉的湿迹子。透过上满冰纹的窗玻璃,密密斜斜的冰屑漂流在风中,潮湿的空气里有隐约的暮钟颤动着,向着另一个世界发出的唏嘘,没了市廛的喧阗和籍籍的语笑,营营的飞着,带着点斑斓的灯辉月影里的乱梦,沉入缱绻的薄雾里,沉入愀然没落的冰花丛里,轻轻的寻不见了。
                 
  还有雨,冬天的雨与别季不同,更有一番别样的格致。那天地间蒙蒙的毛毛细雨,腾腾的像是起了烟的,轻轻静静的来,轻轻静静的去,雨意阑珊,韬晦的静也像是起了烟要去的样子。冬天的雨是经不起让人感怀伤愁的,指尖上有淡淡的怅惘,怅惘它不及夏雨的浮躁轻狂,秋雨的悲凉,春雨的冰凉醉心。向晚的微雨从青冷的天空坠下来,偶尔三两簇灰灰的云蠢蠢的动着。暮日蹩进云堆里不忍惬怀的晚凉迟暮。下过雨的冷清的湿街,润过色的颓朽草木涣然容发,像波光里漾漾的艳影,绞也绞不干,沉迷着人鱼美丽的童话。湖水都结了冰,映出淡灰的天,天边出七彩的虹桥,也像浸在水中一样,淋淋漓漓的,一忽儿就不见了。
                 
  整个世界盹着了,我摇摇晃晃着,像不自由的雪,在酣眠的幽暗里作茧自缚,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灰冬的无边的罗网。时间是一面会说话的镜子,它会准确的告诉我在什么时候轻浮的过着某些有用的时间,在什么时候重复着某些没有意义的时间。如果说把每一天的过往当作一个生命的来去,那么我浪费了太多的生命,对于过去,它们已经死了;当我睁开眼看到现在懂得珍惜的时候,它们就次第活了过来,在肮脏的生命空气里飞舞,如同一朵雪凋的时间,美丽只是稍纵即逝的事。
                    
  我不喜欢雪花的凋零,也不愿给它们寻找笃定的归宿,锁在秒针上的雪消溶在时间的洪流里,睡过去就醒不来,只能静静的等着,看它们一个个消失。冬日的钟摆犹自滴滴答答响着,在无数个辨不清黑白的轮回里,乱了头绪,是人云亦云形影相吊的,推论下去都有着自己的理路;留声机上的老唱片咿咿呀呀唱着,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冬日甜糯的老调子,唱的是过往的物事人非和事过境迁,又是别后重逢的一段遭际,苍凉的英雄美人的传说;发黄的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瓣雪,像陈旧模糊的泪迹,写的是天长地久的誓言,不过一刹那的过眼云烟,醒来就不见,爱了就爱了,不算数的。
                 
  该走的到底挡不住,风有些狂乱了,让风扯了这桎梏的尘网,我们都自由了。                                
企一网http://www.cndss.net
级别: 九滴秋露

UID: 88
精华: 0
发帖: 55380
威望: 102339 点
无痕币: 3291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13885(时)
注册时间: 2008-03-18
最后登录: 2018-06-21

谢谢楼主的精彩分享。
Total 0.087007(s) query 4, Time now is:06-21 01:10, Gzip enabled 粤ICP备07514325号-1
Powered by PHPWind v7.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13 秋无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