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2/2     Go
主题 : 有哪些写作手法比较独特的诗?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27512
精华: 0
发帖: 19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388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56(时)
注册时间: 2014-03-09
最后登录: 2018-09-07

《各位对垃圾派诗歌和下半身写作有何看法?》
                                      

                                         作者: 十字猎


       2003年3月开始在中国网络上出现了“垃圾派”,近来愈演愈烈。他们推出所谓的“垃圾原则”,崇低(屎)、向下,强调废话(口水),企图以自我亵渎的极端方式来反讽这个世界的伟大和崇高。有徐乡愁的《你们把我干掉算了》为证。这首诗被解释为,粗率放浪的诗写到惊世骇俗的地步,根本可以说是没有解析的任何必要。然而也就是在这个人消解过程中,社会已等同于个人,对于时代的鞭笞需仔细的反思。在一些看似废话的话语里,却陈述着一个对于意识形态的判断,也就是在这些不安的文字里时代在颤栗。可以这么说徐乡愁只是把形式主义发展到极端,并且放纵复制现象,来说明时下人的残缺不全,所指的扩张和膨胀,各个碎片意味着对整体不如也说是社会的肢解。

       放一首垃圾派诗 我觉得有点意思

《人是造粪的机器》

     徐乡愁

牛顿从墓穴里爬出来
他的心脏开始跳动
血液开始循环
他的头发由白而青而黑
事隔多年还是那样郁郁葱葱
这时候,落地的苹果回到了树上
地球的引力已经消失
牛顿和他的灵感
正在自家的草坪上练习退步走
从果园退回到宿舍
从老年回到少年
从少年回到胎儿
从胎儿回到受精卵
牛顿他爸和牛顿他妈
此时正在床上
制造牛顿
真对不起,放映员抱歉地说
我把电影片子放倒了

好,下面我也要用同样的方法
让伐倒的树木再立起来
让病亡的亲人恢复健康
让乱收的经费退还给人民
让判错的冤案发回去重审
我还要让乱扔的垃圾回到手中
让大便和小便
都回到人的肛门
并在反引力的作用下
穿过大肠和小肠再穿过胃
直抵扁桃也锁不住的咽喉
最后从口腔里吐出
香喷喷的米饭和果实
从前,人是一个个造粪的机器
现在制造黄金

              2002.11.22.


https://tieba.baidu.com/p/2581448770?pn=1


@@@@@@@@@@@@@@@@@@@@@@@@@@@@



《世纪之交下的诗歌-垃圾派诗歌浅见》

                                   作者: 圆角


    【诗歌柔软,语言易碎,以诗歌包裹语言,谨防语言跌破。】

      今天不讲故事,我们来谈谈诗歌。
      在今天看来,中国这近四十年,在诗的流派走向上,主要分两种。最为人所熟悉的是现代主义的一支,走向西方主流文化,从朦胧诗开始直到现在的知识分子写作。而另一支,也是当今最活跃的一支,即走向向下,最为贴近生活姿态的民间写作。
       回顾中国近三十余年诗歌史,你会惊奇的发现,中国的新诗其实走的是一条向下的路线。从神到现实英雄,从虚妄模范到人(理想主义),再从从平民到语言,最后由人(低俗粗鄙)及肉及物。
       我今天想谈的,是最最在下的垃圾派诗歌。我也是最近才了解到垃圾派诗歌的,读了垃圾派代表人物徐乡愁的诗,我发现虽然其用词极其不堪,甚至低俗龌龊,但从意义上来讲,我认为可以分为几个层次来理解。
       从思维方式上来讲,徐对于逆向思维的把控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他以最新颖最忤逆的思维,瓦解到最基本的本质。认真读他的诗,你可以解构出深刻的现实意义。之所以深刻,其原因在于崇低未必意味着诗歌的堕落,相反,当“假大空”这种虚妄的主义以“伟大”“正义”为旗帜大肆横行之际,必然有“祛伪”“审丑”的批判性主义诞生,徐以“伏地写作”的反其道而行的精神,对虚置高处的“假大空”采取一种以下犯上的姿态,提出严肃挑战--

把自己的眼睛戳瞎
换成一对狗眼睛     
从此以后,我狗仗人势
我狗急跳墙,狗苟蝇营
狗眼看人低
……
而最搞笑的是
人们幸福的时候不摇尾巴
却用语言互相吹捧
且人生观和狗生观也不同
像人治的人日的人工制造的
在我的狗眼里
相当于狗日的狗娘养的

      同时,这种低入尘埃的写作模式往往非常的亲民,它并不拘泥于现有诗歌是格式,言语粗鄙放荡的同时通常通俗易懂。这也是垃圾派诗歌的基本形态。当诗歌从束之高阁的玩意儿返还到人间时,它才有真正的现实意义。贴切的说,民众最直抒胸臆的文字形态就是骂街,而垃圾派诗歌把国骂进行的更深一步,由下半身直接坠至地面,甚至埋入垃圾。且将这种文字赋予诗歌的内涵,以酣畅淋漓的语言,针砭时弊。因此通过垃圾写作,粗率放浪的诗写往往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而把垃圾诗写放到历史中考量的话,我却并不看好。我认为垃圾派诗歌一定能掀起民众波澜,但却不能为人传颂。其实,垃圾派的本愿是纠正现代诗歌过于盛行的高蹈、虚幻的写作风气。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大多数诗人往往会因为过分情绪化的状态导致诗文矫枉过正,甚至仅停留在情绪的宣泄,文不达义。在写作水平上,优秀的垃圾派诗人并不多,这导致大多数垃圾派诗歌缺乏思想上的深度与厚度,很多诗歌并不能起到良好的警世作用。
       同时,在当时互联网初盛行的时代背景下,曾经的传统纸媒被新兴的网络所取代,诗歌的传播形式发生了许多变化。而网络化带来的最大弊端就是审核标准不规范,糟粕诗歌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在贴吧,论坛里蔓延开来,很容易煽动起民众,形成民粹。这不仅不利于文化思想的传播,还为社会徒增了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诗歌从最初被发明出来,其效果必当适应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的心灵需要。因此,在这个时代出现了以审丑为标准的垃圾派诗歌是必然的,但即便如此,垃圾派诗人还是应当从“肮脏、邪恶”的意象中挖掘诗歌的审美本质。尽管倾向不同,观念有别,但唯有这些,才是文本面目的决定性因素。
       笔行至此,仅望诗歌不死,以一首垃圾派诗歌作为结尾--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农民没有钱买化肥
农民只有呆坐在门槛上哭泣

当官的却不能哭
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并紧急调配所有的机关干部
分期分批地
派遣到乡下去造粪

有的是包专车去
有的打的去
有的是一个人去
有的携带老婆孩子一块儿去
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
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造粪的机能一个比一个优良
也有带病坚持工作的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
但为了支援祖国的农业建设
为了不辜负上级的殷切希望
苦点累点病点没有关系

在餐厅
造粪的原料早已备好
等开春的锣鼓一响
他们便开始猛吃优质大米
豪饮上等名酒
狂吞鸡鸭鱼肉海鲜
然后保质保量地
把屎屙足把尿撒够
以确保春耕生产的顺利进行

2017-04-15 圆角 文章来自: 爱之旅青年志愿者工作室
天津工业大学纺织学院爱之旅工作室


@@@@@@@@@@@@@@@@@@@



抒情的下水道
            ——聊聊垃圾派的“向屎而生”



                              
                       作者:太阳鸟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我奉献屎”。波德莱尔在《恶之花》中将“腐尸”、“蛆虫”引入了人们的审美视野,自此之后,人们关于诗歌审美对象的要求似乎一降再降。国内的“下半身写作”将笔锋凝聚于人那隐蔽的尺寸之间,而段首的那句诗则断然跳进了下水道,仿佛那里隐藏着无尽的宝藏。将诗歌的抒情直接带入下水道,这是垃圾派的一大创举,垃圾派人如其名,他们的作品大多毫不忌讳地指涉人类的排泄物——屎、尿、精血无一漏网,叫人读来不觉喉咙一紧。

       关于垃圾派的家底,这里就不再细说了。不得不说的是,垃圾派中的确出现了许多有影响的诗人,成就高的当属徐乡愁。垃圾派的强势入境让当代中国的网络诗坛一时间波浪滔天,大家对垃圾派的褒贬也呈现出两极对立的局面。一种新生的文化现象必定有其深刻的经济、政治和社会背景,与其选择不顾一切的批判与打压,我更偏向于以一颗包容的心去审视。关于垃圾派,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为最好。

       让我们再次回到篇首那首诗,诗歌的名字是《屎的奉献》,全诗内容如下:

《屎的奉献》

       徐乡愁

屎是米的尸体
尿是水的尸体
屁是屎和尿的气体
我们每年都要制造出

屎90公斤
尿2500泡
屁半个立方
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

庄稼一支花
全靠粪当家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
我奉献屎

      2003.3.25.

       通读全诗我们会发现,整首《屎的奉献》起于“屎”并终于“屎”,诗人缘何如此推崇屎,也就是人们避之不及的垃圾呢?“人们吞食了物质以后会产生生活垃圾,语言被打磨无数次以后会产生文化垃圾,电脑使用久了也会产生信息垃圾。当人们在一味地追求精华追求崇高追求审美的时候,却严重地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原本就是一座巨大的垃圾场,人就是一个个精密的造粪机。垃圾派认为:一切思想的、主义的、官方的、体制的、传统的、文化的、知识的、道德的、伦理的、抒情的、象征的、下半身的、垮而不掉的东西或多或少都有些伪装的成分,只有垃圾才是世界的真实!”以上引自徐乡愁的宣言式文本——《中国出了个垃圾派》,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诗人把世界的真实归于垃圾的普遍性。这也就难怪他对“屎”如此看重。诗的第一段将人类新陈代谢的产物——屎、尿、屁直露地暴露在读者面前,我们无法相信这些不上台面的意象(虽然垃圾派在其宣言中一再否认意象意境的作用,我们还是不得不提。)怎么能够被诗人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之中。可是诗人利用联想巧妙地将他们分别比作“米的尸体”、“水的尸体”,平日里毫无审美可言的排泄物在这里获得某种层面上的修饰,开始慢慢披上“美”的外衣。与此同时,诗人将人类一系列复杂的新陈代谢活动简化为米与屎、水与尿的转化,让人不禁感慨自我的动物性,同时也惊叹于诗人的智性。紧接着,诗人连用一组数据量化了上述的排泄物,使读者对人类动物性存在的感触进一步强化。末了,诗人笔锋一转,用一句农谚展开,开始强调人类排泄物的价值。在进行了大量的铺叙之后再肯定屎的价值,无疑给人一种真切、实在的感觉。同时,随着诗人对屎的价值判断的展开,我们也由刚开始的厌恶、漠视逐渐转向接受。至此,无审美可言的排泄物已经在诗人的包装之后呈现出审美的光芒。可是诗人并不满足于简单的判断,他用一句点睛之笔将全诗带入高潮——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我奉献屎。这一句像是匕首,以凌冽的刀锋直剖全诗的腔体,展现给人们血淋淋的事实——屎的价值自是不言而喻,可试问谁又会将它作为贡礼献出,这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果人们只是简单地不认可“献屎“这种行为也就罢了,可人们还偏偏要夺走屎的功劳——鲜花,为了谄媚的需要而粉饰自我,这一行为活脱脱展示出人性的虚伪与自私。正像徐乡愁所说的那样:在这个装逼的世界,堕落真好,崇高真累,我们宁愿去拣那掉在地上的脏兮兮的垃圾,宁愿蹲下身来甚至贴在地面上思考人生和世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垃圾场,你想掩盖是掩盖不了的。我们就是要大搞诗坛的“脏”、“乱”、“差”,我们就是要把丑陋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就是要把你身上的屎尿屁(包括我们自己的)抠出来挤出来暴一暴光。所以,诗人决定毫不修饰地献屎。如果将最后一句放到大的垃圾派诗歌运动中来看也是极具象征意味的,这既是在说“我”的狂放不羁,同时也意指垃圾派的不流俗,不低头。垃圾派以否定一切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他们不合作、不唱赞歌;反文化、反对虚矫,试图以粗粝至简的语言对抗传统。作为一个先锋性质的文学流派,这些尝试无疑是值得肯定的,而对其价值的评判则更多地需要沉淀,我们总是在破坏中高歌,在毁灭中前进,这难道不应该成为我们抱有希望的理由吗?

                                                2015-04-09

豆瓣小组: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74034544/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27512
精华: 0
发帖: 19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388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56(时)
注册时间: 2014-03-09
最后登录: 2018-09-07

诗评家看山望水评说"垃圾派"(3篇)


《看山望水评说"垃圾派"》

                                      
                       作者:看山望水


       徐乡愁和他的垃圾派的诗歌,我看得晚,大约是今年才看到。他的诗让我转变了对垃圾派的看法,也理解了垃圾派的发轫和存在于中国当代诗坛的合理性。垃圾派是反思思潮在诗歌领域的反应,体现了当代青年的自我主体的确立,虽然是以反向策略出现,却舍此再无有力的方式。这类诗歌的优点也是其局限在于,对意识形态和主流文化的对立姿态进行反驳,是一种对背景说“不”的诗思路子。它有力地批判了主流文化中的意识形态部分,在思想上超越了北岛等朦胧诗派的“怀疑”,而进入“反抗位置”。垃圾派的决绝反抗姿态,也将当代批判现实主义诗歌运动推进到一个无以复加的程度,并形成终结之势。在垃圾派运动中,朦胧诗派的思想核心得到清算,或者说总结,这是一个意思。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垃圾诗歌流派的出现,体现出一种进步。从文化的发展形态看,垃圾派也是对主流意识形态话语的一次清算和责难,体现出对立的明确立场。这是积极的一面。其局限也在这里,反意识形态本身是一种“靠近”,依然是以“意识形态”话语为核心,解构的同时形成新的解构可能,如蛇吞尾。局限是历史地看的,但这种诗歌的当下意义,也必然具有历史性。

       由于文化积淀过厚,使得反抗获得充足的资源,并且反向成为一种强势(所谓“向下”)。徐乡愁的诗语言简练而富有穿透力;它不是个人情绪,乃是一种时代情绪在个人突破口上的喷发;很庆幸它找到了一个在技术上能获得实现可能的诗人,而最终没有“垃圾化”。这不能不说是诗歌之幸。

       上面说的垃圾派的决绝语态(相对于朦胧时代的故作犹疑)在中国批判现实主义发展上具有终结意义,是说:那些虚假的、不痛不痒或者说不彻底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都有成为垃圾的可能。这是从整体意义上说的,当然我们仍然可以文学的名义继续同一个东西“调情”下去,但我们需要不断达到,而不是停留。

                                 2007-9-23

文章地址:
http://www.99qc.com/thread-38522-1-1.html

@@@@@@@@@@@@@@@@@@@@@@



《当代讽刺诗的天才——评读徐乡愁一首诗作》

                                   作者: 看山望水


       中国诗歌历来有批判现实主义的深厚传统。纵览古今诗歌,中国诗歌大体上有三类:批判现实主义的入世、山水释道的出世和生活流的在世。从《诗经》的“风”以来,批判现实主义就成为中国诗歌的坚硬内核,无论屈原、李白、杜甫还是出世的陶渊明,其优秀诗作中大都有现实批判的成分,且成为重量所在。现实批判从历史和社会角度看,都有其重要的合理性,乃至在我们这样苦难深重的国家,优秀的作品回避现实不但困难,还令人诟病;应该说,是历史和现实将诗人置于这样的话语场中,他们必然要做出回应。

       徐乡愁无疑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位,当代出类拔萃的讽刺诗天才。我欣赏徐乡愁的诗胆,诗心,诗才。有此三者,方可为文中勇士,方可为当世立言,方可承担诗艺术的高迈。在当下众多现实批判诗写作中几乎无人望其背顶,堪称讽刺诗大家。

       下面就其《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试做赏析,供诗友们观赏学习。

     《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徐乡愁)

      俗话说
      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
      但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
      第一:狐狸必须有尾巴
      第二:狐狸必须是作了坏事
      第三:狐狸必须悄悄地
      把尾巴藏起来
      前两个条件容易满足
      现在难就难在所有的狐狸
      都喜欢把尾巴露出来
      我们无法弄清
      到底是那一只偷吃了生产队的羊

       这是一首翻案诗。翻案诗一般由习见、常理的审视入手,去反思、纠正、批驳,以做出更为恰切的阐释。徐乡愁的许多优秀诗作都在试图剥离话语的蒙蔽性,从而揭示真相。从语言学角度看,语言结构反映了思维结构,心理结构,甚至社会结构。徐乡愁(还有严力)敏锐地解剖关键词,如同外科手术般切开了特定言语下的麻木和诡诈,剥去了皇帝的新衣和鬼魅的画皮。这也是徐乡愁诗歌艺术的重要特征。

       本诗先把一句俗话放在手术台上置于无影灯下。第一句“俗话说”,单独成句的意义,在于作者正是竖起了一个靶子,找准了一个对象,即这句俗话的蒙蔽性,诗人想阐述确证其在当下某种语场中的不准确性。“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这句老话体现了一种常见心态,邪恶遭到正义审判的必然性依赖于其自身的缺漏和失误。这里诗人非常警觉地查知了情况有变,老看法老经验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诗人为什么提示的三种情况,非常有意味。——也只有徐乡愁这样的手笔,才可以将“第一,第二,第三”这种公文化八股文写在诗中,成为饶有趣味戏拟,嘲弄,影射。

       1、狐狸必须有尾巴。这句话有趣之处在于,狐狸作为人的隐喻,人是没尾巴的;人比狐狸更精明,更善于伪装隐藏。照着这句俗话去按图索骥,去等人去露出狐狸尾巴,有些幼稚,比如失败。

       2、狐狸必须作了坏事。这句更让我们惊诧,原来还没做坏事的狐狸是难于发现的。

       3、狐狸必须要藏起尾巴,不然就无需发现。这句话和下面的现实语境中的真实描述,几乎让这句俗语陷于瘫痪,非常不可靠,甚至显得荒谬。至此,翻案已经彻底完成——由此可见这句老话非常成问题。显然这里诗人意有所指。

       下面的情况非常令人震惊,所有的狐狸都露出尾巴来了,招摇过市。诗人在这里陷入了困境,就是说,如果按照固有的经验和老方法已经难于找出那只狐狸。在这里出现了悖论话语结构,狐狸尾巴不是都露出来了么,为什么反而无法找出呢。诗人故作疑虑的佯谬话语和神情,显然是有深意的。找不出偷羊那只,在于所有狐狸都露出尾巴了,他们都是偷,且不仅仅偷的是羊,他们都摇着偷窃者的尾巴,单单凭其尾巴已经难以分清某一个。事实上,他们是类的存在。

       “生产队”一词在此成就了一个借代,“羊”指代公共资源和财产。

       这首小诗深刻地揭示了“生产队到现在”公权之害的严重,国之大痛。徐乡愁的诗大气也体现在忧国忧民的诗心上,胆气也体现在直面现实担当上,才气也体现在剖析之笔的力度上。这也让他在垃圾派和口语诗的浅白无力的情绪化写作中卓然出众,也是单纯玩弄修辞的写作不可同日而语的。

                                 2013-9-25

看山望水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2ea245d0101fkn9.html
@@@@@@@@@@@@@@@@@@@@@@@@@@@



《经典诗作评论——浅析徐乡愁政治题材上的表现艺术》


                                          
                                   作者:看山忘水
    

       在笔者苛刻的阅读中,诗人徐乡愁诗作引发了本人高度兴趣和由衷敬佩,在于他不凡才华和独到的表现方式。才华是天赋,而文本展现的艺术方式却有迹可循,值得研讨学习。本文试就徐乡愁代表作之一《练习为人民服务》分析其艺术表现方法。

      文本的深刻性

       政治题材等认知性的处理难度,一则要有见识,二来要有表现方式,前者是作者生活思考的成果,后者是艺术表现力,两者是一件作品成其为优秀的条件。即便写作过程或多或少有启发效力,语言本身有自动意义生成的神秘魔力,也无法替代头脑见识。我们常言作家诗人要有生活的深度,也要有艺术手法去表现,就是在谈作家诗人的本钱。一个时期以来,片面讲求艺术方法,甚至玩语言文字,作品常常失之肤浅,不够深刻;可从创作角度看,单单有“为人民服务”是个伪命题,也不足以写出这样优秀的作品。因而在谈到深刻与否的问题时,不可将思情和方式对立。形式是内容的延伸,是内容的完成形态,也说明在未诞生前,任何深刻都只是胚胎,未实现状态,非文本的,就谈不上文艺上的深刻。

       从文艺理论上说,作家的独特方式正是由特殊性到一般性再到特殊性的揭示方式。不善于使用这样方式,即便哲学家也未必能写出优秀文艺作品。

      《练》一诗正是从“为人民服务”这个特殊性命题的解构,个性化(创意)地阐释了命题真伪的意见看法,显示了深刻性,令人惊讶。

       现场发力机制

       我们说某个题材的表现,往往有形象性一说,这是较为传统文学性看法之一,而这个看法也值得审视。不能将其视作意象性和比喻性,以某种直观物去比拟抽象之物,简单理解成明喻和隐喻的方法。

       浪漫主义文学的虚弱病症在此。现代以后文学则注重对所写之物的本质揭示,形象性不单单是为形象的考虑,而通过形象去揭示本质,释放其现实意蕴,而脱离了歌德反对的“比喻文学”的肤浅。

      《练》没有比喻,可又非常直观,不抽象,不空洞。从这个文本里,我们可以看出直观性的深刻广博含义。其并非跟眼睛等感觉器官的直观,而是心理上的直观。当我们看到为人民服务这个抽象词时,我们可以联想起很多直观的的事物。它不是理念也有种种现实的形象在我们的感受中。

       诗正是单刀直入,以庖丁解牛的简劲,现场为读者“解决”掉了这头高高在上堂而皇之的“牛”。展示了高超的诗歌语言技巧。

       其现场性还体现在文学层面的意识形态话语对抗。我们的社会和生活充斥着意识形态话语。

        现实批判在我们的文学环境中有其深刻的合理性,但不是说它要成为某种“主义”,某种陈旧的方法,而是以艺术的方式去丰富和探究表现方式。

        这首精短之作的深刻性、革命性也在这里————

       解构主义范本

       文本解析不得不研究文学现象,思潮。后现代文学的兴起,先是西方理念引介过来的,可这种话语在本土的受接纳程度之高,出人意料,衍生了很多流派。应该说我们虽然没有形成这种思潮,却有其深刻的现实土壤,属待发状态,被理念的借鉴引燃了。思潮不是有趣的新观点,也不是用来玩语言玩诗的。

       我们对比韩东的《大雁塔》,除了消解清除传统登楼抒怀,不具有什么深刻,当然也可以看作思潮引进之初一个文本样式,文本图解,如同当年胡适的《两个蝴蝶》,有初期文本的实验启蒙意义。

       反核心、权威、中心、理念的反势思维,表现在文艺小品,大众短信等各个方面,乃至日常语言的戏弄、戏拟性,非规范性用法。在文学领域当然更为滥觞,成为口语诗对抗学院派的利器。

      《练》写作特征是“解构”,在理念和方法上的一次经典写作,成为经典文本。

       诗人假借现代汉语词语练习游戏,用“微、违、伪、未”替换和消解了“为”,揭示了其虚假性;同时,又转换角度做了一番“辩解”,将其还原成“为”,嘲弄了辩护者的可笑窘态。内涵丰富深刻。

       在话语蒙蔽和欺瞒的环境下,也体现了诗人坚守话语的立场的武勇和力量。应该说,这是现当代作家诗人要做的一件大事。

       在这类题材上,在话语立场上,在艺术层次上徐乡愁显然不是隔靴搔痒的曲婉的撒娇哀怨的小声嘟哝的“譬喻文学”可以相提并论的。

                           看山忘水 2015年3月4日草笔

来自:
http://www.zgsglp.com/thread-363833-1-5.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27512
精华: 0
发帖: 19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388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56(时)
注册时间: 2014-03-09
最后登录: 2018-09-07

徐乡愁,男,生于六十年代,四川人,“垃圾派”奠基人之一。2003年与同仁组建“垃圾派诗社”,并主编诗歌民刊《垃圾派》和诗歌网刊《垃圾派》,撰写有《垃圾派宣言》和《垃圾派行为准则》,遂成为垃圾派领军人物和集大成者。——娱乐企鹅

近段时间,我写的不只一篇两篇。在北评上发的除了《祖国在我心中》,还有《垃圾派代表诗人作品赏析》和《徐乡愁作品赏析》两篇。在《徐乡愁作品赏析》中,对徐的作品我极力推崇,我如实地讲了,徐的作品是对汉语言诗歌写作的颠覆,开创了新诗歌的新的纪元。——镜哥

谁来打第一炮呢?垃圾诗开门红,当然和新诗典一样重要。伊沙用沈浩波无疑是聪明之举,因为他的才气和财力都够分量。垃圾肯定也要重量极的。从交情来说,不是凡斯,就是无聊人。另外皮旦、丁目、老管,可他们的代表作却不够醒目,不是不好,是打头炮,不够吸引眼球。还有我,可我是主持人。看来,无疑只有推出第一颗炮弹:垃圾教父——徐乡愁。——典裘沽酒

徐乡愁不仅是垃圾派的标志性诗人,也是21世纪初网络怂恿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汉语诗歌英雄之一。徐乡愁写出了“东方黑 太阳坏”的新发现,也写出了“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的新活法,还写出了不是宣言的宣言《中国出了个垃圾派》。垃圾派出世不到3年时间,就成了中国当代诗歌新的关键词,也成了众矢之的,这无疑是得益了网络的功劳。 但,下半身的昙花一现,使垃圾派早熟了。于是,他们和我们已开始关心垃圾写作——不仅仅是垃圾派的前途和命运了。——李霞 

以全新的角度、最叛逆的思维、最彻底的瓦解,和最本质的抵达、最深刻的关注,让这个时代措手不及。粉碎着、思考着,这是建设的前奏,我们可以有理由期待着。让我们一起见证这个时代诗歌的多元和思想的多维。——中国新诗研究所 

我所了解的下半身和垃圾派。 从总体来说,下半身的水平高一点。从单个诗人来说,垃圾派的徐乡愁成就最大。皮旦也不错。管党生更多是行为。下半身的水晶珠链和春树我很喜欢。但很多诗人不懂历史,不懂政治。——王飞动

过于繁琐复杂的高难度叙事内容,说实在,碰上诗歌这样极其简括的形式往往给人大脚撑破小鞋的感觉。它带来的艰涩繁缛一直为人所诟病。仿佛为了纠偏这种过度繁复,又有人提出“后叙述”【注3】,它颠覆传统意义上的叙述,即拒绝采用以往的一切叙述技巧和修辞,采用“以毒攻毒”的手段,解构语言的统一性。“后叙述”尚未进入真正的理论层面,只是口号宣言式一闪,但从网络上,可以窥见其走向。典型如徐乡愁《中国,我的钥匙也丢了》。该诗针对朦胧诗时期意识形态话语的宏大叙述进行解构,虽然同样以钥匙作为道具,却几乎用反讽置换出抒情。像这类“后叙述”形态带有消解、嘲瘧、戏耍成分,在网络上渐成气候。——陈仲仪

在垃圾派中,具有代表性的诗人有:徐乡愁、小月亮,皮旦、杨春光、凡斯、典裘沽酒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徐乡愁,如其代表作……纵观以上这些垃圾派文本,基本体现了垃圾派的精神取向和艺术风格。其以粗俗、明朗的语言对现实进行无情辛辣的讽刺。从形式上对抗虚伪的“崇高派”和“学院派”,从内容上对抗现实的黑暗与丑恶。可以说,其形式风格是崇低的,而精神却依然是“崇高”,这与某些主流诗派完全相左。——胡铁炉

在艺术实践上,以徐乡愁为代表的许多垃圾人业已大胆地在不同程度上正在涉入这个禁区。特别是徐乡愁的决不与官方当权者合作的反政治中心权力话语的几次网上声言,并从他的个人经历和对我的后政治写作的包容与支持的态度来看,他作为垃圾派的主要领袖人物之一,他在突入最大政治垃圾现场的无论是写作姿态还是写作实践上都不会成为问题的。徐是洞察千里的先锋写作者,我对之有极高的信任度和许多心灵相通之处。——杨春光

在暑期给孩子所列的必读书目中有余(光中)《乡愁》字眼,当“x”、“y”不分,多画两人时点到你——徐乡愁——迟到的邂逅竟是在阁下红遍大江南北后数年的2010年8月18日,令人汗颜不已,心中陡增寒意——古人已穷形尽相,包揽无遗。后人们大都旧词新翻,老调重弹,而我们的“时空超人”徐乡愁却启动旁门左道,开发人体,透视内脏,解剖肠胃,屎尿入诗,异彩纷呈,堪称疲软诗坛复兴盛宴:…… 芸芸众生,过多行肉走尸,酒囊饭袋,忧国忧民如君者几人欤?不才仅能充当看客振臂喝彩,遥相呼应,力挺乡愁…… “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愿志存“奇伟、瑰怪”的徐乡愁愈涉愈奇,渐入佳境至止“险远”,成就“罕至”!“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前人能做到,我们的乡愁同样能做到!——予惋惜垂泪烛

经过“盘峰论剑”和“龙脉诗会”,中国诗歌给人的印象,是民间写作占据上风,这场论战的最终赢家好像是民间写作。……从此以后,以民间写作这为主力的一部分诗人,开始自信地在诗坛上掀起狂风大浪。……如垃圾写作。几乎不需要多言,看一看垃圾派代表徐乡愁等人的作品,便知道诗歌已经堕落到何种地步。……口水诗如脱缰的野马,在新世纪的大众文化与消费主义世界狂奔不止,“下半身”之下还有余地,这种写作根本没有底线可言。看徐乡愁的《人是一台造粪的机器》这首诗(作品略)。曾有批评者气愤地对口水诗人说:“扒掉诗人的遮羞布”(注释20),而看完了徐乡愁等垃圾派诗歌,那些批评者理应看到绝望:根本不用扒掉诗人的遮羞布,因为诗人自己动手扒掉了,或者根本没有什么遮羞布。——郭帅

最近看了垃圾派徐乡愁的诗,感触良多,手法犀利,讽刺十足,此人也算先锋一枚,走红很正常!然而又细读脑瘫诗人余秀华的诗以及90后诗人余幼幼的诗,感觉多有不足之处,思想深度不够高,思考也有所欠缺,而这二人均走红,实乃自媒体时代昙花一现的结果。自我坦诚现在很多诗人,当然也包括我,创作诗歌的水平都不在后两者之下,而诸君勤于思考,未加包装,也是佳作未能公诸于世,实乃诗坛一大遗憾!——雨季诗魂

2003年3月开始在中国网络上出现了“垃圾派”,近来愈演愈烈。他们推出所谓的“垃圾原则”,崇低(屎)、向下,强调废话(口水),企图以自我亵渎的极端方式来反讽这个世界的伟大和崇高。有徐乡愁的《你们把我干掉算了》为证。这首诗被解释为,粗率放浪的诗写到惊世骇俗的地步,根本可以说是没有解析的任何必要。然而也就是在这个人消解过程中,社会已等同于个人,对于时代的鞭笞需仔细的反思。在一些看似废话的话语里,却陈述着一个对于意识形态的判断,也就是在这些不安的文字里时代在颤栗。可以这么说徐乡愁只是把形式主义发展到极端,并且放纵复制现象,来说明时下人的残缺不全,所指的扩张和膨胀,各个碎片意味着对整体不如也说是社会的肢解。——十字猎

民义修辞知识丰富这些修辞手法在我们传统的诗歌中大量运用。但现代的垃圾诗派就不大用了他们说话明白如水大有市场哦。代表人物徐乡愁,很有名气,有诗集,全国有名诗刊都有他的诗,大概是抗衡朦胧派。附他的诗一首《屎的奉献》徐乡愁。 ——六月飞雪

这就是谐音错位的威力。长期以来,我们打着“忠诚公仆”的幌子,却发酵着整个社会——世风、行规和人心的虚伪。感谢现代汉语,感谢徐乡愁,用精明的“微,违,伪,未”,揭穿迷人的面具,而且精细到用四声(阴阳上去)配列,(且还照顾到四种不同词性),让我们再次领教汉语语音错位的超级魅力。中国有太多谐音可利用开发,要做到通篇取胜而无懈可击难度较大,像上例《练习为人民服务》那样横空出世,发前人腹腔未发的,属于多年一遇。——陈仲义

徐乡愁把垃圾诗写到极致/ 沈浩波把下半身写到极致/ 于坚把口语日常写到极致/ 让我在这三方面无法逾越/ 他们像三棵大树组成的森林/ 不过我已经决定不去做一棵树/ 而要做一匹狼走出森林/ 走到辽阔的旷野 ——下里巴人

在诗无敌我也似乎说过,古诗重意象、善比兴,即便写性行为都是以意象和比兴说话而很少以生殖器直描,但镜山这厮不知怎么搞的,就爱整蛊些直描【虽然有时也隐曲】甚至还加上徐乡愁风,偶尔还行,长期如此就不靠谱了,毕竟诗词文化的取向是审美而不是审丑,诗词作为高雅事也长寿工程,谁又愿意天天熏这些沈浩波加徐乡愁风呢。文学需要批判精神,批判精神却不一定非选下半身,个人可以标新立异,标新立异也不是非得沈浩波加徐乡愁,路千条万条,镜山不一定要一条道走到黑镜山这厮就是双面人,跟他老爸整社会主义新农村壁画就正能量满满,网上捣腾起下半身来就收不了手,也是奇葩一枚。——梅花山人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反理性反语法反逻辑的以西方荒涎颓废派伪詩学甚嚣尘上,流毒无穷!北岛、海子、芒克、食指、昌耀、伊沙、于坚、沈浩波、徐乡愁以他们的写作彻底颠复詩的本义与真义。……虽然他们的詩对一時政局稳定没有影响,但从深远的角度来讲,却给中国詩传统与认知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同样对中国长治久安埋下祸患!如北岛詩、徐乡愁詩、沈浩波詩,无-不充斥对中国现实的怨毒与厌恶。他们浸蚀对中国的认同,对美学的践踏与颠复。……或你吹我吹大家吹,一不留神名声大噪也未可知,如北岛、海子、沈浩波、徐乡愁、余秀华之辈。——屈铁钢

说到写作手法比较独特,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中国先锋派诗人(也称垃圾派)徐乡愁。只听名字会给人一种淡淡的忧愁对不对?但他的诗真的颠覆人的三观啊!诗歌历来都被人认为是颂扬一切美好或积极向上的事物,比如爱情比如理想,但不经意间接触到这一类型,真是感觉打开了思想的新世界。下面节选两首,口味略重,小清新爱好者请绕路~《你们把我干掉算了》徐乡愁《屎的奉献》徐乡愁。有很多传统诗人或文学评论家都批评此一类诗人把中国诗歌带入了消极、颓废的一面,使原本就不景气的诗歌更加为大众所摒弃。其实我读后倒是感觉诗人用凝练深刻富有穿透力的词句来揭开现实社会最真实的一面,为社会进程中郁积的情绪找到一个宣泄的突破口,反而更有实际意义。——BJ哥白尼

徐乡愁打第一炮应当是众望所归。徐诗的颠覆性是前后垃圾的一条基本线,虽然仍然是一种直接、粗暴、崇下的观念革命,但是由以他为代表的一批垃圾先驱奠定了一种所谓的“垃圾精神”。 ——赵原

徐乡愁是垃圾派的宗师。跟仓央嘉措、纳兰容若、徐志摩这些不同。不过很有意思,摘录两首供大家读读。“《我的黑眼睛》徐乡愁,《走咱们坐牢去》 徐乡愁”—— 韩寒不过是模仿钱钟书大师,但是水平差距太远。徐乡愁跟韩寒不同,徐的更像是鲁迅式的钱钟书,黑色幽默里面糅合了呐喊和竭斯底里的无奈。——龟蛇二将

有人说赵丽华,沈浩波,徐乡愁这三人是现代诗坛的三朵奇葩,个人觉得赵丽华比较xx,与后两人不是一个级别的。而以下半身写作起家的沈浩波也不提倡推荐,所以如果你要问我当今诗坛有什么奇葩人物的话,我就推荐徐乡愁了。下面选取几首垃圾派主力代表徐乡愁的诗,看看这位诗坛奇葩,是怎样的一种奇葩。——流浪诗人及其量子世界

陈XX诗最大优点是自由心态,只可惜没错过了朦胧诗时期,当代的诗已经超越自由诉求,玩得更狠了,像徐乡愁的诗,已经把批判现实主义口语诗精神内涵和语言艺术已经弄到无以复加地步,巨树伞盖下灌木不大惹人眼了。相比之下,陈XX那类诗,甚至显得有点“腼腆”。试想啊,人家都掂刀在手,雷霆出击了,你这里还拿着痒痒耙,不在一个等级上了。诗这个东西,玩理念玩前沿的要冲在最前面才算数,像北岛、周佑伦,韩东,赵丽华,徐乡愁等等,搞艺术的要弄到最顶端去才有效,像西川、王家新、严力等,搞大众抒情类要出明星效应才算成功,如徐志摩,汪国真,席慕容等。总归走那条路先要把路看清楚,不然就成了追随着,影子,不管你自己愿意不愿意。——看山忘水

他是垃圾诗派领军人之一和集大成者。在公刊和民刊上发表过大量作品;镜哥哥:徐的作品是对汉语言诗歌写作的颠覆,开创了新诗歌的新的纪元。老象:对于诗歌的独特悟性,使徐乡愁常常以一种反向思维的诗写给诗坛带来惊异,显出其穿透表皮生活的深刻洞视!《菜园小记》《我的垃圾人生》等诗堪称垃圾派经典。老九:徐乡愁的好多诗歌,虽然有大量的“屎”、“尿”等引起人们反感的字眼,但写垃圾仅仅是种手段,其内核是对媚俗与虚伪的反讽,并表达一种不妥协的立场,其向下的理念,也更关注了下层的民生,仅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是有其积极意义的。——张无为

一个诗者若没有怀着高度的人性良知对人世进行深度的关注与反观,没有足够成熟的心胸与天生的写作智慧,写出这样的杰作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诗,是不可能被抄袭(克隆)的,甚至连模仿都不可能,它只能是属于徐乡愁个人特色的黑暗而辉煌的重金属垃圾。若可以这样说的话,那中国目前大量的我所读过及未读过的所谓纯粹意义上的诗歌,则毫无疑义地是“一地鸡毛”,连“鸿毛”也称不上。——雷喑
级别: 六行秋雁

UID: 82452
精华: 0
发帖: 8162
威望: 18878 点
无痕币: 3754 WHB
贡献值: 3 点
在线时间: 2028(时)
注册时间: 2009-04-27
最后登录: 2018-12-12

红楼梦诗词
级别: 七朵秋菊
UID: 94662
精华: 0
发帖: 2485
威望: 49196 点
无痕币: 9945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09(时)
注册时间: 2009-11-16
最后登录: 2018-12-17

来了解一下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2/2     Go
Total 0.071586(s) query 4, Time now is:12-17 21:36, Gzip enabled 粤ICP备07514325号-1
Powered by PHPWind v7.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13 秋无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