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4/5     Go
主题 : “在垃圾派面前,其他所有流派的诗都是垃圾!”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2.《半夜了,还被恶心》

                              作者:麦迈萌


       因为不习惯于对着屏幕,我很少看网络上的小说和诗,只偶尔上上有关文学的论坛避免自己太过孤陋寡闻。今晚因为夏天同志要耍游戏,导致我不能在线看电影,只有溜上北大论坛去看看。

       北大论坛是个好论坛,我在那里长了不少见识,这不,刚一上去就看见一个帖子讨论了10多页,心想又要有所得了。帖子名刚看过,但还是忘记了,说的是一个很受争议的诗歌派别——垃圾派。上帝宽恕我,这个流派似乎有些年头了,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此贴的作者是位辛勤的搬运工,转了30多篇关于垃圾派的诗及评论,我耐心的看完了,深深地被他辛苦的转帖所感动。也真难为他了,想来他转完帖子后应该是好好的吐了一通的吧 。幸好我今天晚饭没吃多少,待到看完所有英勇的垃圾诗人们辉煌的诗篇后,肚子早把晚饭给消化光了,不然,光是我把我吐啊吐的过程给描绘下来,也能入选垃圾派的代表作,而我是不敢向他们看齐的。

       据说,咱们国家的现代诗有这么一个发展脉络:从五四诗,到朦胧诗,再到民间诗,下半身诗,截止我打字时,就是垃圾诗了。要说代表人物就是徐志摩——北岛——伊沙——XXX(上帝宽恕 我不知道)——徐乡愁(这位垃圾圣贤写了首诗叫解手,通俗点说就是上厕所,粗俗点说就是拉屎)。我一直不知道这个据说的中国现代诗歌发展脉络,今天在这个帖子里长了这个见识,真是幸运 ,要说明的一点是,据说这个脉络并没有什么继承性,往往就是后来的诗人把前面的诗人给踩下去,于是越后来的诗人就站得越高了,垃圾诗人们于是就宣称“除了垃圾诗,其他流派都是垃圾”,然而我觉得这句话本身就是悖论,不过垃圾诗人们都是只喜欢高呼,而不喜欢注意自己呼的是什么,所以竟然以他们的聪明也没发现。

       我不敢对垃圾诗人们的诗妄加评论,因为在读了他们的代表人物徐乡愁先生的《菜园小记》及张春生先生的诗评后,我恍然大悟自己是聪明的张春生先生口中的弱智。 因为张先生说,如果你竟没有读出诗中所写的是XXXX ,那你就是个弱智。 张先生说话的语气让我想起了《皇帝的新衣》里的那两个尊贵的裁缝,而照安徒生的故事来看,我避免自己是弱智命运的方法只有两个,要么沉默——像那些围观的百姓 ,要么拍手叫好——像那些随行的大臣 ,而我选择前者。


       半夜被恶心的感觉确实不好受,直接导致我小小的失眠 ,上帝保佑我今晚还能和周公相会,阿门。

                                  2008年05月01日

麦迈萌的QQ空间:
http://user.qzone.qq.com/153849172/blog/1209576116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3.《诗歌革命时代》

                                
                                               作者/ 吉言言



       那些天网友不拉着不知怎么了,一头栽进“赵丽华诗歌网络事件”就不想出来了。他一个清华大学理工科毕业的教授、美国华人,怎么看都不应该呀!可是,有时候人的思维逻辑从表面上是无法按常规来推理的,尤其是那些最本质的东西。

       “又有‘垃圾诗’了。”一天,我的电脑屏幕上蹦出了这么一句话,是网友不拉着!“不看了,一点没意思!”我以为还是讲“梨花诗”。“是另外一个诗歌流派“垃圾诗”。”“什么,还有这样的流派?”我仿佛看到电脑那头的不拉着说完这句话后,嘴角浮起了一丝淡淡的耐人寻味的笑,坏坏的,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相信自己扔给我的是一颗炸弹。

       网友不拉着成功了,这一次我被炸得非同小可。如果说“梨花体”让我惊讶哀叹,那么“垃圾诗”留给我的就只有张口结舌的震撼了。发源于2003年的“垃圾诗”,把写屎、写尿、写屁甚至写脓作为重要的写作方式之一,并毫不隐晦称之为屎尿写作。徐乡愁是中国“垃圾派”屎尿写作的典型代表,并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据说,徐乡愁之所以坚持并热爱屎尿写作,与他对“伪”与“真”的认识不无关系。他说:“一切思想的、主义的、官方的、体制的、传统的、文化的、知识的、道德的、伦理的、抒情的、象征的、下半身的、垮而不掉的东西或多或少都有些伪装的成分,只有垃圾才是世界的真实!”

       石破天惊的反向、反意识流的思维!由此“垃圾诗”当年在网络轰动一时,引起专家学者的密切关注和研究。孤陋寡闻的我那时忙于家事,基本无暇上网、看新闻,所以对诗坛天空中的这一声惊雷一无所知。

       我将“垃圾诗”与“梨花体”作了比较。我发现崇低、另类的“垃圾诗”不像“梨花体”那样,需要让人去甄别这是不是诗,相反有专家和网友认为这不仅是诗还是出自非一般诗人之手的诗,它比“梨花体”诗意多了,高明多了,内涵也深刻多了。下面我选取一首徐乡愁的代表作《屎的奉献》转帖于此,供朋友们点评。需要声明的是此举实在是出于好奇,绝没有沾污前来捧场的朋友的视觉的意思。诗歌语言比较龌龊,还请朋友们见谅,实在难为情哈。    

屎是米的尸体
尿是水的尸体
屁是屎和尿的气体
我们每年都要制造出


屎90公斤
尿2500泡
屁半个立方
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


庄稼一支花
全靠粪当家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

我奉献屎

       原先我以为读这样的诗,最初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些龌龊的文字,就像看见了一堆粪还有蛆在那里扭曲,令人作呕,我因此会为诗坛出现这样的诗痛心疾首。可是恰恰相反我没有,我惊讶于我的冷静,我静下心来再读一遍:“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我奉献屎”我好像听到了诗人真真要表达的心声,听到了原本被诗人故意隐藏起来的反伪的鞭挞声,自嘲而又酸涩那是对真实的朴素歌颂,我不可思议的在心灵深处引发出不可遏制的共鸣。我对网友不拉着说:“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诗人的另类胆魄和不同于常人的审美视角,并能如此奥妙地运用如此低下的语言,向世人抒发心中的愤懑。作为一首反讽诗,我觉得诗人是成功的!”网友不拉着说:“我觉得我们不得不承认,诗人的文字或许是脏的,但其诗的心脏是真实的、是没有一点伪装在跳动着的。”

       我不知怎么竟在这时突然想起我的知青网友大智若愚的阿黑,他在与ZDY和竹林姐在博客的评论里争战时,也常常喜欢用“屁诗”“屎诗”作为手榴弹扔给对方,令二位哭笑不得又无招驾之力。我想大概,大凡睿智的人都有如此的反讽天才吧。我为我知道这样的秘密为时不晚,而不由得没来由的会心地大笑了起来,原来阿黑与“垃圾派”是一伙的,说不定还是“垃圾派”诗歌的祖师爷呢!哈哈~(待续)


附: 对“垃圾诗”的两种不同声音

    
作者:看山望水】: 徐乡愁和他的垃圾派的诗歌,我看得晚,大约是今年才看到。他的诗让我转变了对垃圾派的看法,也理解了垃圾派的发轫和存在于中国当代诗坛的合理性。垃圾派是反思思潮在诗歌领域的反应,体现了当代青年的自我主体的确立,虽然是以反向策略出现,却舍此再无有力的方式。这类诗歌的优点也是其局限在于,对意识形态和主流文化的对立姿态进行反驳,是一种对背景说“不”的诗思路子。它有力地批判了主流文化中的意识形态部分,在思想上超越了北岛等朦胧诗派的“怀疑”,而进入“反抗位置”。垃圾派的决绝反抗姿态,也将当代批判现实主义诗歌运动推进到一个无以复加的程度,并形成终结之势。在垃圾派运动中,朦胧诗派的思想核心得到清算,或者说总结,这是一个意思。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垃圾诗歌流派的出现,体现出一种进步。从文化的发展形态看,垃圾派也是对主流意识形态话语的一次清算和责难,体现出对立的明确立场。这是积极的一面。其局限也在这里,反意识形态本身是一种“靠近”,依然是以“意识形态”话语为核心,解构的同时形成新的解构可能,如蛇吞尾。局限是历史地看的,但这种诗歌的当下意义,也必然具有历史性。由于文化积淀过厚,使得反抗获得充足的资源,并且反向成为一种强势(所谓“向下”)。徐乡愁的诗语言简练而富有穿透力;它不是个人情绪,乃是一种时代情绪在个人突破口上的喷发;很庆幸它找到了一个在技术上能获得实现可能的诗人,而最终没有“垃圾化”。这不能不说是诗歌之幸。

       【作者:六月飞雪】:昨天在论坛有幸读到了很多的垃圾诗,真的是很有幸,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竟然还会有这样的诗篇问世,而且还这样出名并广为流传。我说不出自己当时是怎样的心情,我们的诗歌怎么了,我们的诗人们怎么了,我们的诗坛又怎么了?我搞不明白,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心中只是觉得这是我们大家的悲哀!垃圾诗的出现,绝对不是诗歌流派的创新和精进,是诗歌的腐化和堕落!我不敢进一步想象!诗歌是一门高雅的艺术,我向来这么认为。它是不容践踏,不容亵渎的!然而就偏偏有那么一部分人还是那么的为所欲为,那么的肆无忌惮!不清楚他们写诗是为了什么?诗歌本是可以给人带来美感的文字,可以用来陶冶情操的。试问,不管是赵丽华的经血,还是徐乡愁的大便,哪一个能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啊?庸俗,肮脏,低级,下流,这样的东西只会给人心添堵,让人们反胃!诗坛已经被他们搞得遍体鳞伤,乌烟瘴气,诗歌也被他们糟蹋的面目全非,腐烂变质。悲哀啊,我们的诗歌!我们的诗歌该是洗澡的时候了,我们的诗坛也该清理门户了!


                                  (2012-08-15 16:36:48)


吉言言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33883501017clx.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4.《徐乡愁咋成了人类的帮凶》


                                                       作者:李霞  

  
                                                             (一)

       徐乡愁不仅是垃圾派的标志性诗人,也是21世纪初网络怂恿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汉语诗歌英雄之一。  
       徐乡愁写出了“东方黑 太阳坏”的新发现,也写出了“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的新活法,还写出了不是宣言的宣言《中国出了个垃圾派》。“东方红,太阳升”或“东方黑,太阳落”,一般人看了可能无所谓,因为这是大实话呀,可是中国人看了就不同,尤其是后一句,在文革时期要掉人头的。如果说“东方黑,太阳坏”就是罪大恶极,有可能被千刀万剐。徐乡愁在诗歌《崇高真累》中写道:“东方黑,太阳坏/中国出了个垃圾派/你黑我比你还要黑/你坏我比你还要坏”。这首诗就这一节就够了,其他已成了多余,这是垃圾派用诗写的宣言。对21世纪来说,中国人的时代感从来没有这么强烈,难怪徐乡愁能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  
       “崇高有多高,溅起来的粪花就有多高。”我仍为徐乡愁此语吃惊。“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这是徐乡愁《我不想活了》里的一句。诗人这句反讽之诗,说出了现今诗人也包括广大知识分子活着的尴尬,同时也说出了他们活着的方向和活法。经过文革的中国知识分子,听到这句话,心里会一下涌出所有人间滋味。  
       写到此,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知道是有短信了,打开一看,哭笑不得:“想让你的狗狗成名吗?想让它光彩夺目吗?快来参加河南首届超级狗狗秀大赛,大将等你拿!”其实狗才是人类的帮凶啊,诗人怎么和狗争呢。可见,反讽也是现实主义的手法啊。  
       《中国出了个垃圾派》一千来字,就生动鲜明地说明了垃圾派的意义价值,还有为何要垃圾和怎么垃圾,其第三节——“橡皮写作”强调废话(口水),“下半身”强调性(鸡芭),而“垃圾派”强调崇低(屎),从上到下,“垃圾派”最彻底,最反动。如果说“橡皮写作”是一场诗歌语言的革命,“下半身”是一场诗歌题材的革命,那么“垃圾派”就是一场诗歌精神的革命。  
       这里我感兴趣的不是“垃圾派就是一场诗歌精神的革命”,而是文中提出的有关诗歌的3种革命:语言的革命,题材的革命,精神的革命。诗歌革命,除了这3种革命,还有什么革命呢。其实垃圾派的革命也包涵了这3种革命。正像为湖里注入雨水与从湖里发现污水一样,二者都是重要的净化工程,后者更利于治本。垃圾写作根本上是对人性救亡的写作。  
       徐乡愁和他的垃圾战友把诗歌艺术审丑与诗歌的革命精神推到了人类历史的新高峰。其革命精神主要体现在对人性的反省与批判上。这可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对人性的礼赞与张扬相对应。遗憾的是垃圾写作还没有形成文化和思想浪潮。果然如此,垃圾写作将为世界诗歌史和世界思想史增添夺目的一页。  
  
                                                          (二)

  《菜园小记》

  
  春天来了  
  萝卜也成熟了  
  菜农们便把它收起来  
  拿到市上去出售  
  只留下  
  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  
  被萝卜插入过    

          
这首诗有人说是徐乡愁的代表作。红尘子说:“徐乡愁的《菜园小记》足以说明他的诗领悟力的不同凡响,此诗虽短却在拨和插入之间剖开了时间的在场和不在场,通过诗人的才气、智性,留给了读者一个无限的思考空间。”我认为这首诗的意义还在于留下了徐乡愁从浪漫情怀走上垃圾革命的痕迹,“春天来了”我们会想起海子,“被萝卜插入过”就带出了徐乡愁。其中的思考空间,我们完全可以想本来就是这样,原生态才好。  
  
     《解手》  


  就是把揣在衣兜里的手  
  解脱出来。把忙于数钱的手  
  解脱出来。把写抒情诗的手  
  解脱出来。把给上级递烟的手  
  解脱出来。把高举旗帜的手  
  解脱出来。把热烈鼓掌的手  
  解脱出来  
  
  把举手表决的手解脱出来  
  把举手选举的手解脱出来  
  把举手宣誓的手解脱出来  
  把举手投降的手解脱出来  

       这是解构的标本性作品。让我们在想笑还未笑出之际,就被诗人的智慧和好玩俘虏啦。关键是我们都不得不这样而为,而我们却没有想到这样的“解手”。但此诗让我们想到了,我们不至是两只手,我们有太多太多的手。  
  
  《人是造粪的机器》


  牛顿从墓穴里爬出来  
  他的心脏开始跳动  
  血液开始循环  
  他的头发由白而青而黑  
  事隔多年还是那样郁郁葱葱  
  这时候,落地的苹果回到了树上  
  地球的引力已经消失  
  牛顿和他的灵感  
  正在自家的草坪上练习退步走  
  从果园退回到宿舍  
  从老年回到少年  
  从少年回到胎儿  
  从胎儿回到受精卵  
  牛顿他爸和牛顿他妈  
  此时正在床上  
  制造牛顿  
  真对不起,放映员抱歉地说  
  我把电影片子放倒了  
  
  好,下面我也要用同样的方法  
  让伐倒的树木再立起来  
  让病亡的亲人恢复健康  
  让乱收的经费退还给人民  
  让错判的冤案发回去重审  
  我还要让乱扔的垃圾回到手中  
  让大便和小便  
  都回到人的肛门  
  并在反引力的作用下  
  穿过大肠和小肠再穿过胃  
  直抵扁桃也锁不住的咽喉  
  最后从口腔里吐出  
  香喷喷的米饭和果实  
  从前,人是一个个造粪的机器  
  现在制造黄金  
  
       超时空,目前仍是幻想,但诗是幻想的最早实现者。历史的再现是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人真的成了行尸走肉,成了“造粪的机器”。反讽荒诞的结果,不仅是好玩开心,重要的是警示,时不时让我们醒来出一身冷汗。  
  
  
《屎的奉献》

  屎是米的尸体  
  尿是水的尸体  
  屁是屎和尿的气体  
  我们每年都要制造出  
  
  屎90公斤  
  尿2500泡  
  屁半个立方  
  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  
  
  庄稼一支花  
  全靠粪当家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  
  我奉献屎  
  
       “这个世界伪装的东西真是太多太多了,为了让世界还原成它的本来面目,我们不惜把自己变成动物,变成猪,变成垃圾,变成屎。屎是我的诗歌的词根,屎能帮助我彻底向下,能使我的垃圾精神得到最佳的体现”。这是徐乡愁的话,我们知道了他为什么要“奉献屎”。  
       这4首诗足以说明徐乡愁是一位优秀的先锋诗人。  
       垃圾派诗歌,是一种典型的观念写作,其目标和风格,还有类别,就像裸体一样刺眼。其弊端也日趋明显,如多生涩,多概念;缺鲜活,缺简洁。时常的表现是有的选题妙甚至绝,但写出来大失所望,如徐乡愁的《走咱们坐牢去》。如何克服,一言难尽,可以试试:把低当策略,而不是目的;抓直觉,或对发泄用减法;不仅考虑写作的快感,还要考虑读者的快感。  
  
                                                            (三)

       垃圾派出世不到3年时间,就成了中国当代诗歌新的关键词,也成了众矢之的,这无疑是得益了网络的功劳。但,下半身的昙花一现,使垃圾派早熟了。于是,他们和我们已开始关心垃圾写作——不仅仅是垃圾派的前途和命运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有几句话想送给徐乡愁、皮旦等垃圾人当笑料。  
       ——由脱衣舞演员,到探险家。  
       ——由疯子或傻子,到哲学家。  
       ——由自然垃圾,到文化垃圾。  
       ——由物质垃圾,到精神垃圾。  
       ——由人性批判,到社会批判。  
       ——由自杀,到烈士。  
       ——由反动,到英雄。  
       ——由物,到人。  
       ——由低,到真。 
   
                                    2005年9月2日于郑州   
                                    450003郑州河南工人日报社


李霞专栏:

http://www.poemlife.com/revshow-33929-1235.htm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5.《思念一泡屎》

                              
作者: davii


  第一次写有这样的文字,感觉怪不好意思。其实,一直想记录一下读垃圾派徐乡愁诗歌的感受。但因他的文字看起来比较粗俗,怕别人误解为我的低俗,便也一直没写。今天实在按捺不住,准备胡诌几句。你要是读了,别觉得是我思想低俗啊,拜托!其实,我只是想揣摩这首很俗的语言组成的诗歌背后的意象。


      按照海德格尔在《艺术作品的本源》中的说法:“诗乃是存在者之无蔽的道说。”因为这个原因,诗歌虽多,但我觉得真正的“道说”不多,也便更少能真的打动我。读一些诗,我大都在怀疑作者会和我一样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徐乡愁的诗不同。我是从那句半幽默性质的“祖国啊你是公的还是母的”知道其人其诗的。

  感触最深的是《在荒郊野岭》:如果你到了荒郊野岭/前不挨村后不着店/怕强盗打劫/怕鬼狐缠身/这时候/你突然在路边发现/一泡热气腾腾的鲜屎/一种安全感便油然而生/有屎就有肛门/有肛门就有人烟/转过山梁就是

  雷子有一首很出名的《这些年》,相较于诗中“当我说出爱,也同时说出了巨大的倦怠”而言,那种“转过山梁就是”的希冀显出异样的悲怆。老子言,“道在屎尿瓦砾之中”。在一个一切都被解构的时代,屎尿最动人。我很佩服徐先生返璞归真的敏感和驾轻就熟的技艺:全诗没有突兀的语言,也有意避开了大地、永恒、苦难、爱情、空间、时间等相对矫情的元素,散漫地整理着孤独的异乡者的思绪。如果把它解读为“以异乡身份在故乡的流浪”,那将是一种残忍了。事实上,荒郊野岭的行者眼中,人已被彻底符号化。人流中穿行,行走的语词在符号的海洋中漂浮而过。此刻,一种孤独由内而外,不屑于所谓“真理”经由的嘴巴,不屑于感性伪装成的性感,而宁愿选择一泡路边的鲜屎对话。鲜屎征兆安全,上帝选择它着陆,眷顾每一个需要照顾的人。

  晚上给朋友发去了这首诗。朋友说:“太有才了”。是啊,的确很有才。孤独是一种病,可以让人发疯。行走在烈士陵园般的地界,每个人都想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邂逅徐乡愁那泡热气腾腾的鲜屎,然后在心底触摸久违的安全感——重新点燃生活的希望,抵达存在的召唤。朋友说:“彼此彼此”。

  当一种声音、姿态被不被理解,你就会渴望来自随便一方的随便的一个拥抱;如果没有如斯的一个拥抱,你就会选择与邂逅的路边的一泡鲜屎对话;如果看不到它,我保证:你一定会思念它!

                                                           2009年5月8日

http://davee.blogbus.com/logs/39069968.html

http://davee.blogbus.com/index_3.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6. 看山忘水谈徐乡愁诗《菜园小记》


                              作者:看山望水


《菜园小记》

         徐乡愁

春天来了
萝卜也成熟了
菜农们便把它收起来
拿到市上去出售
只留下
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
被萝卜插入过

   (2002.5.28.)


       徐乡愁的作品中,这首《菜园小记》应该算最短的。诗虽说短,作为诗来说却非常完整,同他的许多诗一样也很特别。徐乡愁写的诗大多算咏物诗,可是他观物和说物的方式与众不同,很独特,大概正应了“诗需别才”那句老话。“别才”就是诗才。
       说徐乡愁有诗才,我们也可以从这首短诗中看出。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反思文学几乎成为主流。人们对以往的文学乃至社会观念都提出了质疑,在诗中也有所反映。《菜园小记》这个标题,会让很多读者想起吴伯萧那篇著名散文,革命乐观情绪的浪漫文字,如菜园的赞美诗。交代这样个背景对读诗来说是必要的,否则就难以解释和剖析短短几句诗给我们带来的复杂性的惊诧感受。互文地看,徐乡愁这篇同题诗和吴伯萧那篇著名散文反差极大,既有审美上的落差感,又体现了时代观念变化。在文学大系中,有些作品是互文对照中生发意义的,具体文本在一个大语境中发声,共鸣或者冲撞。也许有人会不满意这个背景说,特别是把本诗同吴伯萧那篇散文联系的看法,可是,文学作品对有阅读经验的人产生影响的情况原本就非常复杂、微妙。即便我们不说这篇同题散文,这首小诗也会同描写菜园和农田的所有题材作品发生了这种关系。当你读其他作家诗人的这类题材作品,几乎在读一种思想感情,只是措辞稍有区别,读徐乡愁这首诗却会感到全新。感到新,是与因为同题材作品阅读体验的差异。
       一件有创新性的优秀文学作品,对读者如同一个事件。这首小诗把我们在以往文学阅读中积攒、固化的菜园思绪打破了。这不是一个事件么?!文学的创新和对读者的价值还在别处么。
       有人很反感这种诗,认为其不美。可是,我们很难理解他眼中的美是种什么抽象物,是女性化的那种漂亮丝带还是其它软绵绵的东西。当他们谈到美的概念时,他们并不一定真正理解什么是美。
       为什么徐乡愁要写这样一首诗,而且把它拿出来呢?——我们可以认为诗人写了很多诗,拿出来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满意的。我想,诗人肯定意识到了这首小诗的特别之处。这种强烈、敏锐的直感,对诗人写作和对写作进行判断是非常重要的。否则他就无从把握具体创作中诗思的走向,也无从在创作后期进行修改和赛选。诗人可以不像评论者那样条分缕析弄个清楚,但他有另一种性质的直感认知力。
      《菜园小记》有个很突出的特点是收放上的掌控,该该蓄力时候蓄力,该发力时发力。总共七句的小诗,前六句平淡得要命,毫无诗性,或者说关子卖到了极点,将读者的阅读期待直接落到最后一句上,造成一阵眩晕。用玄幻文学中的说法,观众此刻表情很精彩。
       最后一句产生的诗性力道性质为何?来由怎样?是反传统田园语言和感受产生的,还是政治话语统摄社会造成的语境效果,或者加入了流行于街头的性文化热点元素,这些我们且不去细论。这是语义部分,难于圈定。
       本人非常感兴趣本诗中萝卜和土地的关系。萝卜不是土地长出来的,而是插进土地的,这种独特大胆的直感印象,不但违背常理地荒诞,而且非常暧昧,从生产者(菜园)和产出者(萝卜)关系上看,如同对应了那个俄狄浦斯杀父娶母悲剧原型。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也因故作平淡的处理而暧昧到了份儿!深浅不一,或多或少,概莫能外,无人幸免,这个环境下的处境就是这样,新颖精辟的比喻。当然,这句的威力在其扩散性,比方从男性和女性(菜园萝卜暗示的生殖内容)关系上去读的话。

                                          2014-10-13

文章出处:
http://www.zgsglp.com/thread-316281-1-1.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7.《“垃圾”的一个思考》


                                          作者:看山望水


       坛上看到不少针对垃圾派和徐乡愁的负面情绪,尖锐批评,也有对流派网接纳这一流派的指责。
       最大的感触是:果真很网络,各种层面的声音都有。
       垃圾派作为一派,流派网接纳本就是合情合理的事。好比是联合国对话圆桌,中日,朝韩都在场。论坛不是专制政权。
       垃圾派本身就是一个诗观挺另类的流派,掌声占几成骂声占几成也在情理之中。虽然很抢镜,但他们不是影视明星,美得很大众。
       垃圾派同任何派一样,并非冠上派就都是值得称道的好诗。派不能保证诗人写好诗,写好诗需要诗才。
       徐乡愁的垃圾派诗,有人指责为粗鄙。可当你试图写一首这样的作品时,你会遇到难以写得那么精妙难题,这也就是化丑(题材)为美(艺术)的能力问题,诗人本事问题。事实上,将美的题材写出艺术美也有难度,而化丑为美难度更大。你可以认为诗歌永远不可以涉及“屎尿”这类词汇,并将出现这类词汇的诗都说成堕落败坏,但这只是个人对诗的理解局限和审美偏好方面的事,就是说,这种偏执狭隘的见识拿到哪个台面都说不出。早在闻一多那里就开始写《死水》了,不喜欢这类不美的词(物),完全可以去读清溪,读花前月下。
       网络就是网络,无知和偏好都可以成为某种“诗歌观点”。也很难见到诗意义上的交流。写诗评诗,先要懂诗,对诗有个较为全面的理解。诗的问题比较专业,专业的东西要专业对待,基本文学理论、诗学理论总要读,一些诗学问题总要查找资料学习思考领会,光有点文化会敲回车键也是不够的。

                                                           2014-10-11 

文章来源:
http://www.zgsglp.com/thread-315778-1-1.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8.《谐音错位:狡猾的置换术——读徐乡愁“练习为人民服务”》
 
  
   
                                                 
作者:陈仲义 
  
     
  汉字有同字多音、异字同音的功能,由于单音兼有“四声”功能,使得单字的“同音”特别发达,少则几个,多则几十个。她给诗词曲赋带来那么多叠字,给新老韵书提供那么多合韵,为汉语诗歌的诗性思维,平添多少流光溢彩。 
  诗人充分利用同字多音,扩展诗的弹性,这是古已有之的传统。大概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第三代诗人杨春光倾心于谐音的把玩,居然玩出许多“错位”。所谓“谐音错位”,就是将大体相同的字音,替换出它本来的位置,造成读音类似、意义歧生的效果。尤其对于敏感题材、敏感话语,它的巧妙“替身”,常常取得出其不意的消解效果。比如,在杨氏字典里,时常对那些“庞然大物”有这样的“通约”——屎界=世界、痢屎=历史、症痔=正直、妓化=计划、竞妓=经济、粪斗=奋斗、尸体=诗体,还有“色贿”(社会)”、“症痔(正直)”、“瘟(文)化”、“现屎(实)”、“孑蛆(阶级)斗争是个缸(纲),缸举目张(阶级斗争是个纲,纲举目张)”,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垃圾派诗人徐乡愁继承杨氏的衣钵,写出了堪称这方面典范的“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本来是一种有价值的人生观,可长期来,被拉大旗做虎皮:整天挂在嘴巴上,背地里却尽干坏事。作者意识到这一“障眼法”早已泛滥成灾,那么如何破解它呢? 
  徐乡愁发现介词“为”字,可以做文章,便紧紧揪住不放,一刀子切下去,做起置换手术来。他给出“为”的同音字,精选其中常见的四字谐音——“微,违,伪,未”,显然在“微,违,伪,未”的同音背后,其形容词、动词、介词的本义,早已被他窥见到或预见到,其隐含有否定性的内涵与外延:


  微——微小 微细 些微微末微芥微微…… 
  违——违反 违背 违抗违规违纪违心…… 
  伪——伪装 伪造 伪做伪作伪人伪善…… 
  未——未曾 未能 未行未想未完未做…… 


  好了,就这样在第一节里,堂皇的“为”被更“真实”的字眼替换下来。变成“微人民服务”、“违人民服务”、“伪人民服务”、“未人民服务”。多么直截了当、干净利索、不容置疑。骗局也就这样被戳穿了。看那一面面飘扬在云端上、办公厅和讲台上的大红旗帜、文明奖杯、先进挂牌、光辉勋章,着实被同音字的机枪,狠狠扫了一通,露出百孔千疮的真面目。 
  紧接着第二节,作者故意作出辩解,否定“微,违,伪,未”并非贬义,这一辩解,恰恰是“此地无银”,反倒更强烈地说明“为人民服务”完全变质了。 
  最后两句,表面上是作者对“为人民服务”做正面肯定,实际上,是故意以反话正说的手法,用“不是……都是……”,和盘托出其否定性实质,这样一来,决绝的口气强调“都是全心全意地”,反而让讽刺的意味一目了然。 
  这就是谐音错位的威力。长期以来,我们尊捧着多少这样伟大的口号,多少两面派伪君子利用它,打着革命旗号,张着“公仆”幌子,干着罪恶勾当,从而发酵成整个社会——世风、行规和人心的虚伪。 
  感谢现代汉语,感谢徐乡愁,用精明的“微,违,伪,未”,揭穿骗局,让我们再次领教汉语的魅力。 
   
     
  
附: 
  练习为人民服务/徐乡愁
 
     
  微人民服务 
  违人民服务 
  伪人民服务 
  未人民服务 
     
  微,违,伪,未 
  不是微小的微 
  违反的违 
  伪装的伪 
  未曾的未 
  它们都是全心全意地 
  为人民服务的为 
     
  (徐乡愁,生于六十年代,四川人。“垃圾派”代表诗人,主编诗歌民刊《垃圾派》。
 


     ——本文来自
《名作欣赏,上旬刊》2009年第四期(总第282期), 陈仲义文章:《诗歌的“后”视镜(上)》 


《名作欣赏》地址:

 http://www.qikan.com.cn/MagDetails/1006-0189/2009/4.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19.《“垃圾派”诗人徐乡愁》


                                                    作者:桢(北京)


       文化界对“垃圾派”颇有微词,正统诗人更对其嗤之以鼻,网络上才存有一片适合它的土壤,如此,我们看到光天白日下“畸形”的种子,萌芽、生发、挺拔、枝繁茂盛。一幅方兴未艾的样子。萝卜往土里钻营,溪水往下流泻,苹果往下垂落,牛顿形而上的思考,人却是形而下的出生,大多数人吃着五谷杂粮,拖着走动的肉在这个世界上制造着排泄物,日复一日,土地善加利用他们新陈代谢的产物,又长出五谷杂粮。有少数人注定要继承形而下的头脑,用下半身劳动,用上半身逢迎下半身,用两个支柱脚踏大地,用数个出口愚弄着“有序”的世界。当秩序是被少数人制定出来时,“垃圾派”便成为异类了。 

       “垃圾派”是恶魔派、后现代派以及黑暗派的变形。无论什么时代,正统的文化总会努力圈出一块地皮,把那些不合时见的少数人打扫进去,让其自产自销,反刍自己的文化,但愿望是好的,实际事与愿违。波德莱尔是后现代主义诗派的开拓者,也一度以恶魔诗人的身份搅动了法国文化的坛子,他赤裸裸色情的描写和黑暗污秽的表述让很多人的解剖学胃部外翻,但他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获得了和被争议相当的崇高的地位,运气比很多正统的文人都好,从他那里,人们知道原来蛆虫、大便、炭疽、病毒、罂粟都可以经过加工之后摆在文化的餐桌上,对于众口难调的人们来说,让人耳目一新。他对于黑暗和腐败意向的描写,成就巨擘,后人无法攀越,当人类想掩饰原始的诉求和劣根性的时候,他恰好给予了人们参照自我心灵深处的镜子,让人知道,无论人类怎样包装,动物性总是会如影随形。要想从大地上跳起,必须知道自己起跳于何处,又落向何方,波德莱尔并不想仲裁跳的有多高。

       另一个黑暗诗人是特拉克尔,如果一个诗人被正统的文人提携过,并且是少年时期被提携的,会被冠以天才的名号,取得更多的关注,他是另一个幸运的诗人。海德格尔和维特根斯坦对他青睐有加,后者甚至把遗产的三分之一赠送给特拉克尔,但他未及消费完这笔巨款便因为精神分裂自杀了,他的早逝让他的诗作更加炫目,仿佛人们只要遵循猎奇的意志,便能顺带看到一个天才的成就。如果说波德莱尔是恶之花,特拉克尔是死亡之花,他的诗歌是腐烂者的园地,死亡色彩的灵光乍现。只有在死神的冥府走过一圈的人,才能知道蔚蓝的天空是怎么回事。自我毁灭是另一回事,但毁灭的过程却是传奇性的。

       徐乡愁生于60年代,我叫他徐大叔都不为过,他长的像一个刚出土的土豆,硕大的眼镜遮住了他的半脸江山,这是知识分子的象征。如果说当代的诗歌是豆浆机加工绿色植物,他的诗歌是人蠕动的肠胃加工土豆,于是撇风,撇小条,撇大条,他用一个容器来盛这些产物,不是食用就是灌溉。

“屎是米的尸体 
尿是水的尸体 
屁是屎和尿的气体 
我们每年都要制造出 

屎90公斤 
尿2500泡 
屁半个立方 
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 

庄稼一支花 
全靠粪当家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 
我奉献屎 ”

       还没有人从存在主义的理念去阐释这些真正具有“本原,自由,自为,荒诞”的一首首冒着腾腾热气的大便诗。萨特、加缪、雅斯贝尔斯也许并不屑讨论“垃圾派”的产物,但萨特和徐乡愁都严重地动用并且挖掘过同一种器官——penis。人有自洁的功能,是存在主义的良好示范,倘若不能自洁,那就自渎。

“我永远都不得好死 
出门被车子撞飞 
游泳遭遇海啸 
第一次坐飞机就流行空难 
中了五百万心梗 
抢银行被当场抓获 

我策动诗歌起义 
差点满门抄斩 
我跟警察巷战 
终于暴死在街头 
我的瞳孔渐渐的大起来了 
世界渐渐的小下去了 
没有人来给我收尸 

你们千万不要把我给埋了 
最好把我的尸体吊起来 
像死猪一样地吊在 
城门的上空示众 


过路的群众快来看 
背背篓的提篮子的不要挤 
中小学生都来看 
法制教育从娃娃抓起 
朝廷的钦犯们也来看 
看完了也不要收尸 
我还没有死够 ”

       时至今日,对宇宙图像的构想仍是残而不全的,以人类自身的头脑也许未来一定时期内也无法达成。霍金曾讲述一个故事:一位著名的科学家(据说是贝特郎·罗素)曾经作过一次关于天文学方面的讲演。他描述了地球如何绕着太阳运动,以及太阳又是如何绕着我们称之为星系的巨大的恒星群的中心转动。演讲结束之时,一位坐在房间后排的矮个老妇人站起来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是废话。这个世界实际上是驮在一只大乌龟的背上的一块平板。”这位科学家很有教养地微笑着答道:“那么这只乌龟是站在什么上面的呢?”“你很聪明,年轻人,的确很聪明,”老妇人说,“不过,这是一只驮着一只一直驮下去的乌龟群啊!”

       霍金用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虽然我坐在轮椅上,比你们所谓健全的人知道的故事还多,你们还能否认你们的无知吗? 这个世界本来的面目,狰狞的面目,并不和善,如果要图穷它,要么自己半身不遂掉,要么得戴着一副凹凸镜。物理学家和诗人都想图穷这个世界,所以他们都满足了以上的条件。

                                                         2010.10.1 桢

文章出自桢(昵称荷尔德林)的QQ空间:
http://58383560.qzone.qq.com/blog/1285912080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20.《“垃圾诗派”里不仅仅有垃圾》 


                                                        作者:黄朝耕 


       恕我孤陋寡闻,我只是从近日诗友没心没肺在《中国诗歌网论坛》上发的帖子里才知道了有这么一个“垃圾诗派”,有一个曾经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诗家园》、《四川文学》、《河南工人日报》、《武汉网络文学》、《重庆教育信息报》、《重庆诗歌年鉴2003卷》等公刊和《天地人》、《诗参考》、《新大陆》、《现代诗报》、《伯乐》、《太阳》、《知了》、《彝良文学》、《新视野》、《平民》等民刊上发表过大量作品的垃圾派领军人物徐乡愁。诗友没心没肺选录了徐乡愁的代表作15首,其中有3首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 

01.《解手》   

就是把揣在衣兜里的手 
解脱出来。把忙于数钱的手 
解脱出来。把写抒情诗的手 
解脱出来。把给上级递烟的手 
解脱出来。把高举旗帜的手 
解脱出来。把热烈鼓掌的手 
解脱出来 

把举手表决的手解脱出来 
把举手选举的手解脱出来 
把举手宣誓的手解脱出来 
把举手投降的手解脱出来 

             2003.9.12. 

08.《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农民没有钱买化肥 
农民只有呆坐在门槛上哭泣 

当官的却不能哭 
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并紧急调配所有的机关干部 
分期分批地 
派遣到乡下去造粪 

有的是包专车去 
有的打的去 
有的是一个人去 
有的携带老婆孩子一块儿去 
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 
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造粪的机能一个比一个优良 
也有带病坚持工作的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 
但为了支援祖国的农业建设 
为了不辜负上级的殷切希望 
苦点累点病点没有关系 

在餐厅 
造粪的原料早已备好 
等开春的锣鼓一响 
他们便开始猛吃优质大米 
豪饮上等名酒 
狂吞鸡鸭鱼肉海鲜 
然后保质保量地 
把屎屙足把尿撒够 
以确保春耕生产的顺利进行 

               2002.12.30. 

15.《拉屎是一种享受》 

在后檐口蹲下来 
手纸也跟着我蹲下来 
这时候,我什么也不去想 
两会是不是成功地召开了不去想 
美国该不该打伊拉克不去想 
口袋是否小康了农民是否减负了 
都统统不去想 
我现在最要紧的是 
把屎拉完拉好 
并从屎与肛门的摩擦中获得快乐 

                2003.4.6. 


       从这些诗看,“垃圾诗派”确实是个异端:它把崇高的诗歌推进了屎尿堆里,把自我彰显变成了自我作践。这样的创作,引起不同的看法是非常自然的事: 

        
——“笔者很不明白,难道另类一些的作品,就必须与厕所一类的令读者大倒胃口的语言文字联接在一起,才能彰显它所谓的反叛精神和意境吗?.......这些另类或裸露式的下作文章,风诸于极端杂志,引领时代诗歌潮流,这对中国诗歌的未来,无疑,是种颓废,一种悲哀。”(路谨) 

        ——“这样的写作如果严格按照文学和诗的标准来衡量,它又可能更接近于一种“言论发表”,它是借助了“诗”的形式,用了“分行句子”,来表达他的一种试图反抗社会、否定一般社会公众的基本价值的态度。对于这种“言论发表”的权利而言,似乎没有多大的干预和批评的必要,因为我相信,即便是作者本人也不会把这样一些句子当真,他无法、也不可能真正这样做,甚至他所做的可能还恰恰与此相反,他这样说也许只是一种语言游戏、一种发泄,甚至只是“耍贫嘴”罢了。所以与这样的写作者奢谈“伦理”和“标准”,就是多余和要受嘲笑的了。”(张清华) 

         ——“ 我们为小说界、诗歌界出现卫慧、棉棉、赵丽华、沈浩波、徐乡愁这样的败类而感到羞耻。他们不仅丧失了一个文学青年的基本修养,甚至连五千年来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观念都丧失了,即使他们因此而获得金钱,过上纸醉金迷的所谓“上等人”的生活,也不会因此而逃脱时代对他们灵魂的审判,也不会在诗歌史、文学史上留下丝毫好评,即使留下姓名,也永远是骂名、臭名昭著!”(阿巴) 

         ——“垃圾派的诸多诗歌,从我读到的看来,确实如其名字,就是把一大堆角落里的垃圾赤裸裸地翻晒在大庭广众之下。我们普通之人当然捂着鼻子,避而远之。而他们却可能还为自己的“不疾恶臭”而伟大。”  (月落猫瞳)    

         ——“他们以各种粗俗、肮脏、下流、嚣张的骂语,激情四射、近似疯狂地投入各个网络论坛的熊熊篝火中,用粗俗的语气、粗流的语调、粗糙的语法、粗鄙的语词等等抒写着发自内心的快感,徐乡愁有诗云:“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才懒得去寻找光明/不如把自己的眼睛戳瞎/我越瞎/世界就越光明”。他们中不少人就是这样作践自己,嘲弄自己,甚至使大众感到恶心。他们的行为和上个世纪60年代英国的新青年文化运动有点相似,用过激的言行和胡闹来张扬个性,来表达自由。这种无意义的胡闹浪费时间,浪费精力,也使得网络论坛在乱花迷眼中活力飞扬,又在硝烟弥漫中乌烟瘴气。”(寒山石)   

         ——“看这是诗吗?这就是把屎的意义延伸到了极点,就好象你想到书,你就想到纸,想到纸,你就会想到解屎,这是典型的对诗的一种误解,这不是在写诗,这是在摧毁中国的文化。把一个概念不断的延伸扩大,居然有好多专家为其叫好,实在是可悲。照这样去写,中国所有的汉字都可以乱写。”(秦志良) 

         ——“名气比谁都有名,上的大刊比谁都大,所谓作品比谁都垃圾,一时暄器终只能博得众人一笑。当下诗歌,流派繁多。诚然,文学不反对百花齐放,但诗歌,我觉得应是高贵的,它是一门高雅的艺术,诗是情感的渲泻,是生活的积累,是刹那的灵感,是神圣的结晶。它浓缩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精萃,是不容任何人沾污的。而今诗坛,真的令人担忧和悲哀,有徐乡愁的“口水诗”,代表作《拉》、《屎的奉献》;有下半身写作诗人沈浩波,流氓代表作《一把好乳》;有梨花体诗人赵丽华,代表作《一只蚂蚁》《一个人来到田纳西》等。呜呼哀哉,这个时代,是谁强奸了诗歌?”  (王雨烟) 

    ................ 

       客观地说,我也不太喜欢这些不太雅观的意象,不太喜欢这种标新立异的方式,但我喜欢徐乡愁的思想,喜欢徐乡愁直面社会问题的态度。 

       上面列举的3首诗,有着共同的社会认知特征: 
       其一,反讽、黑色幽默的方式。 
       其二,对各种不良社会现象的深刻揭露。 

       正是有了这样的社会认知特征,使“垃圾诗派”的作品在满目的垃圾意象中闪烁出了思想的光芒。 
       也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们才说:垃圾诗派里不仅仅有垃圾。不仅仅只有垃圾。 

                                         2008年12月24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dfb7a0100ejit.html
级别: 一轮秋月
UID: 296490
精华: 0
发帖: 118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50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31(时)
注册时间: 2018-02-25
最后登录: 2018-08-30

21.《委鬼走召点评徐乡愁的诗

                             作者:走召



                《中国微小说诗》年选第2期   微小说诗


徐乡愁,男,生于六十年代,四川人。垃圾派领军人物和集大成者。有作品《垃圾派宣言》、《只有体制诗人才给诗歌订公约》、《地震诗潮使中国新诗遭受重创》等,诗集《每况愈下》(2007年,中国文联出版社)。主编诗歌民刊《垃圾派》。


一个农民的故事

从前
有一个农民老想死
他觉得死亡是通向
幸福的唯一途径
但经过多种努力未果

他想触电
活了几十岁的他
已经停了几十年的电
他又去喝农药
这年头什么都有假
只有假牙才是真
接着他又用刀子捅
用镰刀割用铁锤砸
看脸膛发青嘴唇发紫
哪还有什么鲜血可流
直到后来才明白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有困难得找政府
有冤情得靠法律

于是
在政府的殷切关怀下
在法律的无偿援助下
森林被毁大楼被炸
政府说是他干的
仓库被盗银行被抢
法律也说是他干的
贪污受贿挪用截留
大家都说是他干的
终于,农民被抓起来了
被幸福地抓起来了
数罪并罚立即枪决
眼看梦想快要实现了
农民激动得不停的
在牢房里练习头点地

按照国家的扶贫政策
子弹费政府出一点
村委会再出一点
剩下的则由死者自筹
农民倾其所有
要了最便宜的一颗
不知是宰人的行业太垄断
还是求死的人群太众多
那子弹被多次倒卖以后
从几十元炒到几百
又从几百炒到几千
最后落到农民头上时
得用几头肥猪去抵押

现在
农民只有爬在窗口
眼巴巴地看着
这个欣欣向荣的国家
和蒸蒸日上的时代
但幸福是属于他们的
我们连死亡也没有

(2006.1.18. 后小改)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乡亲们没有钱买化肥
只有悄悄的
呆坐在门槛上夜哭

当官的却不能哭
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并紧急调配所有的机关干部
分期分批地
派遣到乡下去造粪

有的是包专车去
有的打的去
有的是一个人去
有的携带老婆孩子一块儿去
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
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造粪的机能一个比一个优良
也有带病坚持工作的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
但为了支援祖国的农业建设
为了不辜负上级的殷切希望
苦点累点病点没有关系

在餐厅
造粪的原料早已备好
等开春的锣鼓一响
他们便开始猛吃优质大米
豪饮上等名酒
狂吞鸡鸭鱼肉海鲜
然后保质保量地
把屎屙足把尿撒够
以确保春耕生产的顺利进行

        (2002.12.30. )


我的良心被狗吃了

我把良心割下来
拿到市上去出卖
那里的人很多
他们也是来卖良心的
而买主却少得稀奇
我们从上午卖到下午
又从下午卖到心急如焚
还是没人来问津

我这本是一颗优秀的良心
血管没有硬化过
心肌没有梗死过
且心地善良心平气和
心心相印心服口服
可以蒸炒也可以卤煮
这时,走过来一个傻逼

傻逼长得倒是有头有脑
鼻子在嘴巴的上面
两只耳朵左右各一
他把我的良心掂了又掂
又把价格压了又压
算了,与其贱卖给你
不如老子拿回去喂狗

            (2005)



委鬼走召点评:


       诗人徐乡愁的诗,劲道,老辣。用音乐来打比方,就是重金属摇滚:鼓点密集,华彩飞迸,常让人热血沸腾。当然,最主要是具有摇滚的精神:反叛、犀利。

       这四首诗,并非有意的微小说诗写,主要是垃圾派的讽刺诗,但都有个虚构的故事框架。这些虚构的故事框架,看似荒诞、离奇,但作为对现实的讽刺,又真实、尖锐,直戳现实的痛点。《一个农民的故事》叙述一个农民求死不能的离奇事,穿插对应的是伪劣商品遍地、临时工背黑锅、物价无良哄抬等导致底层老百姓“生不得”、“死不起”的现实;《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讽刺中国官员的腐败奢靡与一贯的装腔作势;《我的良心被狗吃了》指出的其实是这个社会的良心被狗吃了的沉痛现实。

       微小说诗,原来还可以这样写:荒诞不经,又剑剑穿心、刀刀封喉;徐氏讽刺诗的独步天下,也由此可见一斑。(委鬼走召)


地址这里进: 微小说诗     2016-07-28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4/5     Go
Total 0.018309(s) query 4, Time now is:12-15 02:17, Gzip enabled 粤ICP备07514325号-1
Powered by PHPWind v7.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13 秋无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