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5678»Pages: 8/8     Go
主题 : 诗评 ‖ 站在众多装逼诗人头上拉屎
级别: 三阵秋雨
UID: 227512
精华: 0
发帖: 675
威望: 0 点
无痕币: 1147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413(时)
注册时间: 2014-03-09
最后登录: 2020-02-18

41.[混蛋]:
咱这一节就评评现在的垃圾派,这派里的小崽子咱不理他们,只说掌门人徐乡愁拉的。……如果有人不嫌臭,不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他的诗,不知道是否能看出我所能看出的东西。咱看到一个农民没钱买化肥的哭泣,看到官员的饕餮,徐乡愁的感同身受和无奈的嘲弄;当所有人都向祖国献花时他献屎,花要种出来才能献吧?……特别是他的垃圾人生和崇高真累,真是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当代,很多人往上爬不再是追求一个崇高的理想或目标,徐乡愁清醒的看到这一点并且逆反着很多人崇高之下丑陋的私心搞出这样的两首,虽然那种破罐子破摔不值得提倡,但至少比很多虚伪的人要好。(摘自混蛋的文章:《昏评现在的垃圾派、下半身派诗歌(续2)》2009-3-28)

42.[祁文发]:
徐乡愁,不知何许人也,亦不知年方几何。然其诗表面玩世不恭,实则气势磅礴大胆而热情奔放。读其诗,即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高度藐视,又对劳苦大众深表同情。其诗作,在表达方式上以反为正抒发了诗人对祖国无限的深情和对人民的强烈热爱,同时诗人忧国忧民之情亦得到淋漓尽致地表达。非常惊异的是诗人所用的直白的表达方式,实属前无古人,乃当今诗作之创新尔! (摘自祁文发的文章:《点评徐乡愁的诗》2009-03-22)

43.[归腩]:
汉语凶猛的——徐乡愁。贴几首他的代表作。这哥们是一愤青,比我们还愤,还直接。可谓诗歌界的何勇——满嘴跑“垃圾(场)”,但比中国那些真正的垃圾来说,他可谓我们的好兄弟。《解手》(点评:可怜中国人的手绑的如此之紧)《人是造粪的机器》(点评:当人们逐渐变成真正的行尸走肉时,下一个文明就快开始了)《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点评:国资委纪检委员会应该深有感触的一首诗)  (摘自归腩的文章:《一位可以和赵走召相媲美的诗人》2009年2月14日)

44.[亦明]:
实际上,不论从最早的《诗经》,还是到最新的“垃圾派”的代表作(如徐乡愁的《拉屎是一种享受》),“押韵”都是诗歌最明显的特征。即使是《红楼梦》里的薛大傻子作歪诗,他也知道“押韵就好”这个道理。为什么方诗人作诗不用韵呢?……请欣赏垃圾派代表人物徐乡愁的代表作《拉屎是一种享受》(作于2003年4月):(作品略)。读过这首“屎诗”之后,相信任何人都得承认,第三代诗人的“反崇高、反英雄、反理性、反文化、反语言”的目标不仅已经达到、而且大大地超越了过去。 (摘自亦明的系列文章:《什么样的诗人(7):无音节的“诗”》2009-01-15 和《方舟子为什么要当诗人(10):“向下、再向下”》 2009-01-11 )

45.[张清华]:
网络环境下写作伦理的不同,它的道德标准经常是处于临界点甚至是“底线”以下的,这是一个事实。比较极端的文本比比皆是,我还可以举出“垃圾派”的代表人物徐乡愁的诗歌《我的垃圾人生》。诗中对社会的某种合理的批判性,甚至是一种带有震撼力的悲愤,只是它用了反讽式的口吻。这类写作应该如何评价,可以讨论,我要说的是,必须承认网络这种传播平台对文学伦理的深刻冲击和改变,必须在此前提下来认识文学的趋势,它的美学取向。需要声明的是,我并非要为网络文学的伦理下降作辩护,只是在强调,网络环境下的粗鄙美学、喜剧性风格、“泛性化”的转喻修辞方式、主体人格的矮化、话语暴力的倾向、以及一次性消费的无深度特征等等,似乎是一个比较普遍的趋向,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种趋势很难完全转变。我曾经询问一位著名的汉学家,问欧洲是否也存在“网络暴力”,他说也有,只是没有中国的网民“那么厉害”。随着网络作为“写作平台”而不只是“言论平台”的认识与功能的深化,网络写作也会以同样的选择与淘汰机制使这种写作得以提升,就像当年词的提升一样,我以为“网络环境下的文学写作”也自会逐渐改造其品质。 (摘自【北京师范大学】张清华的文章:《网络•伦理•美学》  发表于《文艺报》 2009年09月01日)

46.[萧清]:
一直都很喜欢也很推崇“垃圾派”徐乡愁的诗歌。在一个献媚和卑鄙的时代,这需要勇气,也需要胆识。与他其他的诗歌一样,他站在了草根的立场,充满了对政治、政体的嘲弄、讽刺和挖苦。既然祖国母亲从不善待我们,我们何不自甘堕落,沦为垃圾,自生自灭呢?可是,最终的命运也许就如高行健一样,出逃或入狱。不过倒没听到他被抓的消息,而这组诗歌也广为流传,说明了时代还是在进步的,尽管很缓慢。阅读他的诗歌,尽管有快感,能引起共鸣,可是却没有人能提出一套解决方法,他不能,我们也不能。也许,诗人的使命只在于针砭问题、提出问题,而不在于解决问题。中国从来都不缺少“愤愤”,只缺少思想家。 (2009-10-29 18:26)

47.[镜子里的修行]:
我的个人观点:徐乡愁,中国现代诗歌中垃圾派的领军人物。其诗歌中,叛逆性的思维、对抗性的意识、庸俗化的笔调、深刻的生活关注、直白的批判手法、颠覆传统的美学观念、个性化的哲思等特征比较明显,对现代诗歌的创作形成强烈的冲击,偏离了传统的诗歌本质特性和美学价值!也许,时代真的变了。诗歌,不再是阳春白雪,自身体写作方式以后,变得平庸化、低俗化!诗歌还可以这样创作、思想可以用这种方式表达。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文学一直在探索发展之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局面的形成,必然包含了各种流派的生灭。 (镜子里的修行回复《徐乡愁代表作品16首》,“娱网家园•站内大杂烩•诗情画意”论坛 2009-05-13)

48.[夜郎]:
第四个阶段:“下半身”与“垃圾派”时代 (新世纪的头10年) ——这是网络诗歌的一代,虽然这个时期的写作很多,但下半身和垃圾派已经成了这个时期影响最大知名度最高也是最具标志性的写作,引领了一个诗歌时代。一个写“性”,一个写“屎”,他们共同把后现代诗歌推到了极致。“下半身”与“垃圾派”齐名,在诗坛有“北有下半身,南有垃圾派”的说法。从他们出现的那一天起就一直争议不断,赞扬与批评,吹捧与贬损,充斥着网络和报刊的每一个角落。 最具标志的旗帜性人物:沈浩波(下半身),徐乡愁(垃圾派)   (摘自夜郎的文章:《中国当代诗歌发展流派演变》 2009年)

49.[黄丹丹]:
消费时代的到来,是原本高雅的文学被边缘化,文坛也因此也沉寂了下来。前些年一些另类的、不甘寂寞的、以“垃圾派”和“下半身”为噱头诗人们引发了诗坛的一阵骚动。看似繁荣的网络诗坛也着实热闹了一下。以沈浩波、徐乡愁等位代表的另类诗人们喧哗着“肉体”和“垃圾”的噪音,放纵地污染诗坛。他们以丑为美、以美为丑的错位的审美价值将诗歌引向误区,混淆了美丑的性质和界限。审丑作为一种特殊的审美体验,早在波德莱尔德的诗作里面就有成功的体现,而在徐乡愁他们这群暂且称为“垃圾诗人”这里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颠覆与改写,制造了一系列的“垃圾诗歌”,毒害着社会和集体人格。……“垃圾派”的代表诗人如是说:“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我们不如抱着这个世界跳入粪坑,崇高有多高溅起来的粪花就有多高,我们用肛门呼吸。”为了宣扬他的理念,徐乡愁写了诸如《屎的奉献》《拉》《拉屎是一种享受》《解手》、《你们把我干掉算了》《人是造粪的机器》《拉出生命》等一系列屎诗,在他的带领下,一批“屎诗人”前赴后继、争先恐后地写出了一系列主题、意象相似的肮脏诗作。 (摘自黄丹丹的文章《浅论诗歌创作的审美与审丑》,发表于《青年作家》(下半月)2010年第9期头条)

50.[外山]:
接触作者(徐乡愁)的诗,也就是近两天的事。给我什么感觉?第一、笑,捧腹大笑。第二、骂,他妈的真牛。第三、痛,痛快的同时,痛心疾首。“下半身写作”的诗涉及中国第二禁区“性”,“垃圾派”的诗涉及第一禁区“政治”,而且是赤裸裸地痛骂。诗中的“太阳”无须解释,即使小学学历,也知道此太阳非彼太阳,“太阳”这一形象,总是高高在上的。毫无疑问,作者胆大包天,却有大智。……个人陋见:“垃圾派”诗歌,文字上是以“垃圾”的形式呈现的。《崇高真累》一诗很有乐感,现代诗歌不注重押韵,但是押韵更利于朗诵。“东方黑,太阳坏/中国出了个垃圾派”一句,如果你读给别人听,或许他人会笑、会骂,但至少让人记忆深刻。流行歌曲的流行,最大的优势在于适合传唱,唐诗宋词至少在当时广为流行,而现代诗歌为什么只能半死不活呢?在一个趋炎附势的时代,“垃圾派”的勇气和胆识,以及某些更深层的问题,难道我们都忽视了吗?建议:千万别在吃饭或饭后2小时以内读“垃圾派”的诗歌。不知道中国下一个让诗坛震惊的派别叫什么,该写什么?两大禁区的写作都已闻名,是不是该恶搞名人了,先从已故者开刀,写得差不多了,再写活着的吧。最好大众都知道“诗歌死了”,最终总有人会让诗歌复活的。 (摘自外山的文章:《诗歌界“三大”奇人——不知道诸位对赵丽华,沈浩波,徐乡愁三人怎么看?》2010/05/07)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5678»Pages: 8/8     Go
Total 0.058974(s) query 4, Time now is:02-19 04:27, Gzip enabled 粤ICP备07514325号-1
Powered by PHPWind v7.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13 秋无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