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兰草情结(散文)
十方秋水,漫长旅途.
级别: 九滴秋露

UID: 116295
精华: 0
发帖: 75115
威望: 84648 点
无痕币: 6392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4640(时)
注册时间: 2011-03-27
最后登录: 2019-12-16

0 兰草情结(散文)

兰草,不攀枝附庸,潇洒脱俗,她叶片多而不乱,仰俯自如,姿态端秀,别具神韵。自古备受人们喜爱,与梅、竹、菊合称“四君子”。

对兰草的初步认识,是在读中专学校时,所选修的《遗传与育种学》谈到了兰草。那时的教学没有任何课件,教授也没有出示实物,就凭语言的描述,讲述兰草的形状,讲述兰草会因环境的改变而进化,也讲述人工授粉能创造出的珍贵品种。

于是我对兰草很神往,但家乡的山坡上是没有长兰草的,家乡山坡光秃秃的,被我们放上坡的牛踩得只剩下一片黄泥,记忆中的树木和荆棘,让贫穷的我们砍下来煮饭了。根据教授的讲述,只在大脑里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参加工作后,听一个同伴说,不远处的山坡上长有兰草。在我的怂恿下,同事带着我一起去采兰草。听同事说,要采到兰草并不容易,得爬上悬崖峭壁,才能在石缝间采到一两棵。我干劲十足,在烈日炎炎下,拉着小灌木,使出浑身解数,奋力地往上爬,终于在一个悬崖处,看到一棵模样与教授描述相仿的绿色小草,叶片自茎部簇生,单叶,平衡叶脉。我喜出外望,小心翼翼地拔起。根部不是教授说的肉质根,难到我弄错了?转念一想,根据《遗传育种学》上的介绍,为了适应环境与生存,植物会因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山坡上水分这样少,原本的肉质根已在这个恶劣的环境里转化成普通的须根。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只要见到这种植物,就全盘拔起。使劲地爬过山梁,前面是一个断崖,刚才各自择路爬山的同事也汇合在一起,看到我拔来的兰草,不禁哈哈大笑,说这只是一种叫“绿草子”的野草。

什么?原来我也是一个教条主义者,在现实生活中,我所学到的知识是这样的不堪一击,教授言传的“遗传与变异”原来也是扯谈!难怪父亲一直说我叫“秀才过河先翻本”,这就是所谓的理论不能联系实际呢!

同事见我一脸疑惑,拉着我爬上一大块突兀着的石头上,指着石缝间一株模样与“绿草子”大致一样的草说,瞧,那就是兰草!

那就是兰草?长势没有“绿草子”好,颜色没有“绿草子”绿,在烈日下显得淡黄而瘦弱,还有几片叶子枯到发黑,我心里一直描绘的“四君子”之一的兰草竟是这个样子?我轻轻地走过去,小心地拔起兰草,肉质根。的确,肉质根,千百年来的遗传没有改变其本性,恶劣的环境也没有改变其本性,看来,不管是人还是物,本性还是难移的,真正要改变其本性,要进行怎样的痛苦的涅槃!

我突然万般怜爱这株兰草。被人们所敬仰,所喜爱的兰草,在这个荒凉的山坡上,在这个自然决择自然适应的生态群里,兰草在我心里高大的形像一落千丈——竟被不知名的杂草所排挤,被夺取养分,甚至夺取生存空间。“四君子”之一的兰草,真的成了一位隐君子了,仿佛浸淫在世尘里的绝世高人,怀才而不外显,傲骨而现谦和。

这一次,我们采得了不少兰草,我也知道兰草因品质不同其价质千差万别,不管怎样,毕竟是兰草,不管好歹还是精心地种植在花钵里。后来,听懂得兰草的人说,这叫岩兰,在当地极其普通,根本没有人种植的,想也是,后来这些兰草,成活后叶子有一米来长,样子很不美观,也就不再打理,让她自生自灭罢。

以后的日子,也上过别的山,想寻找好一点的兰草,也曾找到一种叶片小而柔美的品种,但由于种植技术不好,终究没有栽活。
十方秋水,漫长旅途.
级别: 九滴秋露

UID: 116295
精华: 0
发帖: 75115
威望: 84648 点
无痕币: 6392 WH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 4640(时)
注册时间: 2011-03-27
最后登录: 2019-12-16

这个可以看看,消磨时间
Total 9.585989(s) query 4, Time now is:12-16 16:43, Gzip enabled 粤ICP备07514325号-1
Powered by PHPWind v7.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13 秋无痕论坛